亞洲聯賽冠軍盃下周二由本港主場東方龍獅對廣州恒大,一個買不到票的足球迷,一怒之下涉嫌在網上威嚇「不惜坐監」在球場外搞事,打對方球迷及燒球衣,結果遭市民舉報和警方拘捕。對一些經常上網發表仇恨言論、甚至宣揚暴力、口不擇言的網民,這個球迷的遭遇敲響了警鐘。

  網上論壇和社交網站,不乏粗鄙和含血噴人的言論,一些平時不會當面向人說的話,化身網民會毫無忌憚宣之於鍵。這些人但求一時之快,或發泄情緒,甚至只是為求得到朋輩社群認同,認為無傷大雅,沒有考慮到自己言行對其他人的影響,有時會演變為網絡欺凌和恐嚇,而在今次事例中更可能導致自己由互聯網墮入法網。

  在今次事件中,要是這個球迷真的打算有所行動,固然要承擔法律責任;就算他只是一時衝動口出狂言,亦不能當無事發生,原因是要顧慮到對其他人的影響,要是得到別人響應,或者有人藉此發難,最壞的情況可能是從這點星星之火觸發一場球迷騷亂。

臉書殺手 掀網播爭議

  故此,市民舉報,警方拘捕,絕非小題大做。一些可能超越法律容許底線的網上內容,如果大家不以為意,結果可能出現極為噁心的後果,近日最明顯的例子,莫如美國有人在社交網站臉書上事先張揚要殺人,初時沒有人當作一回事,不久之後這個人就把自己殺人的片段在網上直播。

  這個事後被形容為「臉書殺手」的失戀漢,首先上載自己聲言欲殺人的片段,無人舉報,兩分鐘後再上載自己槍殺一個素昧平生的老翁的片段,十分鐘後直播自己承認殺人,才有人舉報,導致幾個州的警方大緝兇,後來他吞槍自殺。

  由他首次上載片段起計,過了約二十分鐘已經有人向臉書舉報,但是臉書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封閉這人的戶口,受到千夫所指,創辦人朱克伯格不得不出來交代,承諾會盡其所能來防止這類慘劇發生。

資訊爆炸 監察難度高

  網上充斥仇恨言論,部分甚至越過法律底線,煽動非法行為,不止臉書,其他網絡平台都受如何防範這類內容散播所困擾。這個問題,全世界都在面對,本港過去有部分群眾暴力示威行為,包括旺角暴動,網絡平台都有被利用為動員工具。

  網絡平台發揮極大的社會影響,為免成為非法行為的動員工具,或者淪為散播令人厭惡內容的平台,有內容篩選機制,包括利用人工智能和真人客查小組,但是面對浩如煙海的資訊內容,以及合理審查與言論自由的模糊界線,效果力不從心。

  搜尋器巨企谷歌屬下的視訊平台YouTube ,近來就遭部分跨國巨企抽起廣告,原因是平台所用的自動廣告編配系統,令企業廣告出現在極端主義影片的網站,破壞企業形象。

  互聯網發展開創了資訊傳播新時代,大大改變了傳媒生態,但也愈來愈難以控制,負面影響逐漸浮現,並歪離道德與法律的正軌,社會是時候對新媒體作出深刻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