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主角之一曾健超因襲警及拒捕被判囚五星期。由於刑期不長,早前他放棄上訴入獄服刑,在扣除假期後,轉眼已出獄,外界關注之一是他會否參與立法會補選。

健超話咁快出獄

  曾健超在佔領運動期間,因向警員淋潑液體被警方制服,但他抗拒嘗試制服他的警員。在過程中,曾健超被七名警員毆打,成為社會關注的七警案。與此同時,曾健超亦被控襲警及拒捕,事件令他人氣急升。

  早前七警案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分歧,因而挑起了應否制訂辱警罪的爭議。隨着曾健超放棄上訴及七名警員因罪成後,事件才轉趨沉寂。

  曾健超本來計畫上訴,其後改變主意服刑了事。根據他的說法,是為了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過,有人估計他放棄上訴是希望盡快「找數」,以便參加立法會補選。曾健超表露參選的意圖,並非今時今日才出現。在佔領運動後,已有人猜測他會參與立法會選舉,但他因為不獲當時所屬政黨公民黨支持,遂退黨並宣布出戰社福界功能組別選舉。面對其他資深社福界對手,曾健超最終敗選。

政治氣候變得快

  現時由於有非建制派議員被DQ,新界東及九西各有一議席出缺,曾健超會否參加補選再受關注。雖然曾健超因為七警案人氣急升,但政治氣候向來轉變得很快,現時他會否參與補選,連他自己也不敢說實,只說會「積極考慮」。

  曾健超答得含糊,背後自然有原因。先講大氣候,社會對激進行為的效果日益懷疑,當然有人會支持,但反對的意見亦愈來愈猛烈,曾健超現時參加補選,氣候下不特別有利,這也影響他在非建制派陣營中能否獲得支持。從激進人士來看,他涉及的控罪和刑期不重,甚至有點「濕星」之感。

  按照現時選票的分布,非建制派佔大多數,若然有議席出缺,非建制派可以進行內部協調,奪得議席的機會甚大。若然不能協調,出現「鎅票」,隨時有被建制派奪得議席的風險。

最難過自己人關

  非建制派要協調的話,曾健超屬於激進派,要在非建制派的主流中獲得支持不容易,特別現在他離開了公民黨,在非建制派看不到主流支持。有人形容覺得,曾健超要過自己人這一關,較要過整個選區這一關更難。難怪曾健超雖然已服刑找數,但想補選上位,路途仍然遙遠難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