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5年8月,為施展大型擴建及翻新工程,香港藝術館開展了預計長達三年的閉館期,館藏密封在幽暗的角落,與人隔絕。康文署以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周年之名,主辦名為「城市藝裳:藝滿階梯」的戶外藝術項目,正好造就時機,讓藝術品「走出去」,面向大眾。利用香港不同角落的二十條樓梯,順應四季更迭,在階級上印上以花卉為主題的藝術品模樣,或許能夠美化環境,至於能否發揮藝術教育作用,或能保守觀望。

  花卉雖使人賞心悅目,在中國傳統裏不同品種也有正面象徵,主題的落實,原來也不離公共空間展示的實際操作考慮。「整個計畫歷時一年,無論貼上甚麼,長期的使用,在風吹雨打下都難以保持原好,技術上需要定期更換,何不藉機轉換內容?有甚麼主題可以在更替間顯現脈絡?我們想到四時花卉。」香港藝術館總館長譚美兒認為,除了帶出生氣和活力,以花為題更可囊括中西不同媒介的藝術品,比如畫作、竹刻、漆器和瓷器,展示館藏的多元。藝術館慣常按主題輪流展出藏品,場地有限,這次亦能給予未及露面的藝術品一個被認識的機會。

  以樓梯作為呈現藝術的媒介,平面化雖然限制了展示,譚美兒卻指出,樓梯的特質提供了另一種觀看的角度。「許多古器物造工都非常精細,而作品原來體積細小,不論觀眾走得多近都看不清細節,反而放大在樓梯之上,就能仔細欣賞。」比如原物只高9.5厘米、闊19.5厘米的《銅胎畫琺瑯開光「三羊啟泰」暖手爐》,現在正於香港公園體育館與香港壁球中心之間的樓梯鋪展開來,可以看見在湖水藍色的爐身正面,太陽映照三頭羊,寓意冬去春來,兩側則繪有荷塘鴛鴦圖案,象徵愛侶和睦。此外,漆器上層層浮雕,放大後立體感會大大增強。「城市藝裳:藝滿階梯」順應四季分為四個階段,現在春天階段,5月將換上「夏裝」,屆時於香港公園便能欣賞到漆器《剔紅鷺鷥芙蓉紋圓漆蓋盒「張成造」款元》的細節。

  不論「石屎森林」還是「文化沙漠」,香港似乎在城市景觀和文化層面都給人乾癟匱乏的印象,「藝滿階梯」將藝術品的外觀直接搬放呈現,「城市藝裳」的名號甚至直截了當地承認藝術作為美化城市的裝飾。譚美兒直言每個城市都需要裝飾,調劑生活,「既然需要裝飾,何不採用藝術性裝飾,或可提升市民欣賞藝術的敏感度?」她認為藝術品自身的價值,不會因為呈現方式而降低。

  民政事務局早年策劃的大型公共藝術計畫「藝綻公園」,邀請本地大學藝術、建築、設計系學生按照屯門公園、九龍公園、香港公園和沙田中央公園各自的環境,設計與之呼應的作品,置放其中展示。譚美兒當年參與其中,憶起那次的經驗,記得在公園視察時,目睹在水池圍欄外旁觀阿伯向水中的裝置藝術大喊「政府倒錢落海!」,「大眾是很Diverse的,既然使用公帑,就希望能讓大部分人受惠,不只是小眾欣賞和理解。」

  「城市藝裳」除了「藝滿階梯」的部分,藝術推廣辦事處亦將推出「樂坐其中」項目,邀請青年藝術家,6月起將在各區公園設計座椅,並於行人隧道和天橋進行美化工程,她認為這是以較貼近生活的方式讓公眾接觸藝術,「有觀賞價值之餘也可以使用。」

  這次團隊在策劃階段走遍每一條目標樓梯,了解該空間獨特的使用模式再設計配合,譚美兒舉例說,「藝綻公園」推行時,香港公園曾接獲外國遊客投訴,「英國有許多大公園,英國人也特別崇尚自然,不喜歡大自然受干擾。」考慮到香港公園有較多外籍使用者,這次特別小心地選擇較淡色的作品,盡量不喧賓奪主,減少視覺騷擾。

  受眾來去匆匆,觀賞輕易淪為走馬看花的體驗,對於此類批評,譚美兒十分體諒,「香港居住環境擠逼,社會壓力已經很大,如果在大家僅餘可以喘息的地方,再給腦子強塞沉重的東西,我覺得不是一件健康的事。」她認為走進藝術館的參觀者本身對藝術感興趣,然而街上途人的觀賞卻是沒有意識、比較被動,因此野心不能太大,「人們只要第一眼覺得美觀,不抗拒甚至對細節有丁點兒好奇,已經播下了種子,引起他們對藝術的興趣。」她將這次公共空間的項目比喻為交朋友時伸手示好,「要讓對方感覺舒服,不能強逼,也不會造成負擔。」而每條樓梯旁都附有QR Code,掃描即可了解原作的資料。

  籌備時隨團隊考察,譚美兒意外發現不少公園的特色,笑言這項目也鼓勵大眾跨區到不同公園走走,比如荔枝角公園設有以嶺南之風為主題的區域,種植特色植物;城門谷公園以四時花卉作主題,悉心栽種不同季節綻放的花種;坪石公園設恐龍主題,有特色的遊樂設施。此外,她亦期望這個為期一年的項目,能夠吸引旅客到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