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已年屆八十八歲,創作欲望與體力驚人,每天畫畫從未間斷,近年甚至有愈戰愈勇之勢,在美國、英國、北歐、南美、亞洲及日本幾年內先後舉辦大型展覽,目前在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舉行的《我永遠的魂》是歷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集大成展覽,不到一個月參觀人數已經突破十萬人次,美術館負責人承認,在日本能夠動員幾十萬人參觀的當代藝術家也許只有草間彌生一人。

  筆者雖然看過不少關於草間彌生的資料和作品,但一踏入《我永遠的魂》展場,還是被一組作品震懾得無法言語:在最大的展廳裏的三面牆壁上,掛滿一百三十幅大型繪畫作品,幾乎是大小差不多的正方形(1.6米左右),色彩斑斕,猶如踏入一個繁花盛放的童話公園,特別是這是展覽唯一可以自由拍照的展廳,觀眾開心自拍,氣氛的確像一個公園。

  展覽分為五個部分,這部分屬於「二十一世紀的草間彌生」,也就是展覽名稱《我永遠的魂》的系列,是藝術家自2009年開始的創作,至今畫了五百多幅,展覽選出一百三十幅,不僅作品的構圖多變,令人炫目,八十多歲的她如此旺盛的創作欲望和體力,實在令人肅然起敬。她在訪問中提及自己到今天依然是每天早上六點開始一直畫到半夜,假如睡不着就起來繼續畫,途中就吃一點朱古力和果子零食,真正是廢寢忘餐。細看作品的描述,都是簡單的一句,描述自己對愛、生死、大自然的感覺,例如《藍色的海底》、《我死亡的瞬間》、《愛的祭典》、《和平來到了世界》、《永遠的美》、《生存的喜悅》等,像孩子的語言,以奔放的筆觸和色彩毫不造作地告訴我們,直接而純粹,是草間彌生對生命、對藝術的頌讚。

  草間彌生從小受到幻覺困擾,長年居住精神病院,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獨自前往紐約,創作無數,包括繪畫、雕刻、裝置、影像、小說等,與其他藝術家跨界合作,曾經與著名音樂人合拍MV,又接受日本偶像團體訪問,而且不抗拒面對媒體和群眾,對世界和年輕人依然關心,然而,正如她在展覽自述所說,藝術創作是一種孤獨的追求:「在我七十年的藝術創作生涯中,我一直對生命的奇妙感到讚歎。這種在藝術中表達出來的頑強生命力是支持我的力量,令我能夠克服抑鬱、絕望和痛苦……我深深盼望我的一生、想法和世界觀能夠幫助今天和未來的年輕人創造一個世界,可以克服人生精神與物質的痛苦……掙扎是無止境的,我希望繼續創作,希望一直以前衞藝術家的身分繼續掙扎,直至我消滅為止。」

  這一輩子的掙扎,造就了這位被日本藝術界形容為「稀代天才」的藝術家,去年獲《時代》雜誌選為對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一百人之一,展覽《初期作品》部分包括最早1939年的鉛筆素描、「紐約時代」1957年至1973年的作品、「歸國後的作品」1970年至2000年,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如水玉、南瓜、無限的網等等,草間彌生在去年宣布展覽的記者招待會和2月22日開幕式上都親自出席,頂着標誌性的一頭火紅假髮坐着輪椅出場,對大家的鍾愛十分感動,也很在意大家的感覺:「希望大家在我死後依然喜歡我的藝術,我希望成為大家永遠的偶像。」真誠令人動容。無論你對她的風格喜愛與否,也一定會被她無窮的創意和意志感動。這個展覽的確是不可多得,特別考慮到她的年齡,假如大家在5月22日前會到東京,務必抽時間前往。

  走出國立新美術館,漫天櫻花迎風搖曳,美得令人窒息,然而低頭一看,嬌嫩的花瓣已散落,如此短暫脆弱,卻能在盛開之際散發無窮力量感動無數人心。回頭再看美術館外掛着的草間彌生照片,不禁想,能在生命最後歲月依然有如此強大的能量,死何足懼?花開花謝間,是草間彌生永遠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