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教科書講述過,香港在上世紀五十至八十年代,製造業曾盛極一時,穿膠花、玩具以及鐘表亦相當蓬勃。香港的製表公司SWISSTECH接班人廖仲恒(Jims Liu),成長於鐘表家族,身邊的世叔伯、老師傅以至父親均屬鐘表界老行尊,正正親身見證了這一段歷史。時代巨輪不斷轉移,今時今日服務業才是香港的核心,Jims卻無懼環境變遷,守護家業同時,毅然創立自家品牌Memomem,決心闖出另一片天。

  現時在父親的製表公司SWISSTECH工作,九十後的廖仲恒主力對外事務,全權掌管市場及營銷部。年紀輕輕就擔任要職,哪來的自信?「其實我兩歲開始已經跟隨家人常到歐洲如瑞士、法國、德國公幹,除參觀自家工場,也會與爸爸一起拜訪客戶。那時候跟鐘表界代表一起進餐,如有失禮行為,回家會被爸爸打,變相令我對商業禮儀特別熟悉,有不少鐘表業的前輩看着我長大。」畢業後回來打理家業,父親深知兒子善於待人接物,毫無懸念將市場及營業經理一職交給他。

  一般人對於SWISSTECH這名字不太熟悉,Jims指爸爸的公司雖然說不上是香港數一數二,但本地現時有在瑞士設廠房的製表公司不超過五家,他們是其中之一。今時今日,一家製表公司的運作是如何呢?事實上不少大家認識的手表品牌,都沒有自己的工場,而是外判給製表公司生產,Jims的公司便主要承接這些工作。為品牌製作一款表,首先要商討用怎樣的機芯,繼而設計外觀、功能,再製作樣板。這些前期以溝通為主的工作,就是由Jims負責,爸爸則跟進接下來的生產、品質監控、物流管理和售後服務,對貨多過對人。

  有指香港鐘表業是夕陽行業,Jims作為行內人,對此有不同見解:「當時鐘表界其實大部分並非製造業,而是從事貿易,即是協助外商在內地尋找工廠、於其他地方製作,其實是做買手,『左手交右手』。自內地改革開放後,行業轉變,從事純貿易的便開始式微。」反之如SWISSTECH這類港資生產企業,擁有自己的技術及資金,在內地設廠做生產及零件,相對影響不大。但他不諱言,家業亦面對一定的難處,「困境是現時營商環境不理想,沒有太多品牌或客戶敢於嘗試新技術、新產品。大多只想『鬥價錢』,這並非我們的理想生意方向。希望能物色非傳統、未投身做鐘表的客戶,如製造新式鐘表或穿戴式產品的客戶。」

  面對這個困境,Jims萌生起開創自家品牌的想法。他認為要在鐘表市場脫穎而出,必須擁有破格的設計、與眾不同的特色及高品質,考慮到擁有自家瑞士工場的製表技術優勢,於是決定將自家訂製與瑞士鐘表合而為一,創立Memomem這個品牌。「Memomem生產的表,可以在表面印下自己喜歡的句子、表殼邊可刻上人名、全表上下的配色也可自行選擇,表達出對自己或對人的情感表現及聯繫,可以感受到真真正正的與眾不同。」

  作為鐘表公司接班人,Jims談起表的話題便滔滔不絕,從他的收藏中,更了解到他創立的Memomem,為何加入自家訂製這個想法。以為他最愛的珍藏必然是價值不菲的百萬名表?誰知Jims的答案是一枚Emporio Armani的機械表,原來表底刻有他的名字「Jims Liu」。「當年畢業,爸爸就是送了這枚特別訂製的表給我作禮物。」他解釋,行內不是人人愛買表,「我們自己做表,戴表只為了測試各種手感。」

  最初創立Memomem,Jims直言被爸爸大潑冷水。「爸爸從工程師的角度出發,直指我這個想法是『瘋狂』,做自家訂製的手表,光是指針就有十七種不同顏色讓人選擇,如果每款色要先從供應商買下一萬支才有好價錢,即是要『坐貨』十七萬支指針,這是不可能做下去。」然而Jims沒有氣餒,一步步自行解決各種難題,最終覓得香港門市銷售之餘,也有其他國家的代理商找他合作。早前開設網店供應世界各地,反應更是超出預期,定單多得要暫停收單才行。但原來Jims的創業藍圖不止於此,「Memomem以做表起步,只是因為我的背景,現時我正構思其他產品,如自家訂製眼鏡、文具,甚至手機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