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藝術展覽規模真是「可大可小」,各有挑戰。對於習慣在大型美術館工作,並將負責來年全球歷史最悠久雙年展的著名日本策展人片岡真實來說,在一家會館內的展覽規模雖小,卻是另一種挑戰。

  與日本東京森美術館的首席策展人片岡真實,在中環都爹利會館聊天時,工作人員把圖書館與餐廳之間的門關上,片岡女士馬上關心地問,該門平時會否打開:「藝術品能夠融入環境,與人溝通是最重要的。」圖書館裏展出了三幅泰國藝術家Mit Jai Inn的油畫,是片岡女士觀察了現場環境,與藝術家溝通後的全新作品,色彩斑斕,與圖書館靜態和深色調的環境形成對比,然而作品令人聯想光的反射、色譜等抽象而永恆的元素,又與圖書館閱讀與思考的作用配合。「藝術家故意沒有把作品裝裱,邊緣也沒有修飾,作品尺寸也剛好配合,令人感覺到作品就是原來環境的一部分。」

  這個名為《抽象世界》的展覽是都爹利會館與雪梨雙年展的合作項目,參展的藝術家除了泰國的Mit Jai Inn,還有澳洲的George Tjungurrayi和韓國的梁慧圭。策展人似乎對宇宙的神秘和大自然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非常感興趣。大概四年前片岡真實在香港策劃的一個日本多媒體動漫展,正是以日本傳統的百鬼夜行繪卷為軸心,以嶄新科技探討人類對大自然神秘力量的好奇和敬畏。

  「我的確對這方面很感興趣。大自然的基本元素如光明與黑暗、風和雨、火和水沒有固定的結構,加上不同民族對信仰和民間傳說,將各種抽象的元素以獨特的文化符號表達出來。這次展覽的三位亞洲地區藝術家代表不同的文化體系,像澳洲藝術家Tjungurrayi來自澳洲一個名為Kiwirrkurra的部落,屬於西部的沙漠地區,他的作品以線條性圖案為主,有人認為是沙漠上的水洞與沙的波紋,以簡單鮮明的顏色做出類似極簡主義和波普藝術的效果,而且與會館的雲石紋牆壁出奇的配合。」

  另一位藝術家梁慧圭的作品就比較詭異。她以噴漆在不同形狀的紙製多面體上噴繪,形成有不同形狀的黑白兩色圖案,又像有光線從紙後透出,凸顯了物件的陰影,有黑夜鬼火般的詭秘效果,顯示宇宙能量與無形的力量,讓人想起陰陽對照。這批作品卻被放在餐廳淺灰色的牆上,與鮮紅的沙發形成有趣的視覺對比。不知道在享受美食的朋友看到這些作品會有甚麼聯想?

  與片岡女士第一次見面,是2009年森美術館舉辦艾未未的個展《根據甚麼?》的開幕式上,晃眼已經是七年前的事,片岡女士除了森美術館的工作,將出任明年三月舉行的第二十一屆雪梨雙年展的藝術總監。關於雪梨雙年展,片岡女士透露不多,只表示整個項目規模很大,初步構思與目前的展覽有共同點,就是藝術家對宇宙各種元素的思考,以及用甚麼方式把這些抽象概念表達出來。至於與哪些藝術家合作,片岡女士則表示完全是以作品為基礎:「像這個展覽的三位藝術家,來自不同國家文化,澳洲的藝術家在1943年出生,比韓國的梁慧奎年長二十多年。對我來說,作品的內容與概念是最重要的。」

  香港近年不少食肆、酒店、會所紛紛以「藝術」包裝,一方面作為裝飾,一方面提高設施的品味地位。不過,像都爹利會館在策展方面花心思的倒是不多。效果如何、作品是否真的做到與環境融合、這類作品對於一家會館是否過於「抽象」?大家不妨自己去看看再做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