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三月的確熱鬧,除了展覽還有電影紀錄片、學術講座、街頭表演等,不過除非你是超級狂熱愛好者,否則真的要好好計畫一下行程,才不至於每個地方都只是「到此一遊」,可以好好享受!

  這個月的重頭戲首選兩個大型博覽會。有兩百多家畫廊參加的《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的規模和內容都令人期待,不過這不表示每個環節都同樣精采,也不表示畫廊所選擇展示的就代表當代藝術的全部或最好的部分,但無可否認足以代表今日畫廊與博覽會主導的國際當代藝術市場的走勢。今年的節目中我比較期待的反而是電影《天梯》,記錄了以爆破藝術國際聞名的中國藝術家蔡國強在故鄉泉州實行的一次大型創作過程,一條高五百公尺、寬五點五公尺的梯子繫滿火藥,由一個巨大的白色氣球拉上半空,然後在地面開始燃燒,彷彿一條巨龍拔地而起,在天空中成為一道金色長梯,然後慢慢熄滅。這短短的一百五十秒,蔡國強卻是用了二十多年構思與實行,其中幾次在外地嘗試失敗,終於去年在故鄉圓夢,未嘗不是一個完美的結局。蔡國強的爆破藝術一直沒有機會親眼目睹,通過大熒幕來欣賞,也許是最佳的補償。關於電影放映時間,大家可以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的網站查詢。

  另一件令我期待的藝術品是《Art Central》中,由香港年輕策展人林志恒負責的「裝置匯萃」環節中,中國著名抽像畫先鋒人物余友涵的作品《消失的圓》,其實在幾個禮拜前與林志恒聊天時已經想先睹為快,不過到了最近幾天作品的圖像才公開。余友涵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入讀中國中央美術學院,八十年代風起雲湧的新思潮年代他已經為人師表。余友涵早期的創作以抽象畫為主,並以「圓」為創作的核心思想,他的圓形系列作品雖然抽象,但同樣注重筆劃與線條,作品既有中國傳統繪畫風格,同時具有世界觀,到了九十年代,他轉向了政治波普畫,畫了不少有明顯政治議題的作品,到了最近十年又回到抽象藝術中。

  在過去兩年,內地特別是上海似乎掀起新一波「余友涵熱」,除了畫廊力推外,上海西岸龍美術館與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先後舉辦大型的回顧展,後者在執筆之際依然開放。《消失的圓》有趣之處是它雖然是余友涵的最新作品,但某種意義上也是「舊作」。在1987年,余友涵創作了一件獨一無二的馬賽克作品《圓壁畫,1987》,展現他對藝術語言和創作方式的一次嶄新的探索和嘗試,可惜後來作品被毁掉,直到最近,得到了上海的藝術空間「仁廬」支持,重新創作這幅作品。據仁廬的創辦人Jung Lee表示,作品用了三萬多張在日本手造的紙塊,通過電腦科技協助拼湊而成,相當驚人,也代表了三十年後余友涵對原來作品的重新審視,一方面是延續,一方面卻是利用了全新創作的創作媒體與技術,正如策展人林志恒表示,結果會否呈現一個全新的思維和視覺效果,令人期待。

  仁廬同時在展覽中展出余友涵的抽象畫,以及另外兩位屬於中青代的中國藝術家王興偉和張培力的作品。仁廬在近年於上海藝術界「插旗」的外資公司中的定位有些特別。美國高科技投資家出身的韓裔老闆Jung Lee似乎將創業投資的模式引進藝術空間:「仁廬不是傳統畫廊,與藝術家的合作關係其實與出版社和作家的關係更為接近,我們與不同藝術家以項目形式合作,提供資金和其他資源,讓他們可以自由發揮,然後為他們安排展出和銷售作品。」成立不過三、四年,他以這個方式合作過的藝術家除了余友涵,還有丁乙等,這種合作方式能否替藝術家提供新的創作與展示機會?對觀眾有沒有驚喜?《Art Central》中應可知一二。

  本文見報之日藝術三月活動正好進入高潮,尚餘幾天時間,大家還未審美疲勞的話,趕緊作最後衝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