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華藝術史學家鍾妙芬(Anita),從生活及工作了十四年的美國,回流香港,擔任何鴻毅家族基金首任營運總監,一晃眼便兩年了。在香港讀書,畢業後一直在英美兩地工作和生活,推廣文化藝術、策劃相關項目,當然難不到經驗豐富的她,而這次決定回港,大概也談不上太多掙扎,「離開香港,反而讓我更喜歡香港。」

  去年Anita「回歸」香港首個春天,首要應付的,是天氣,「香港的春天最潮濕,最多人病倒。身體要調整一個新環境不容易,正如我第一年去英國、第一年去美國那個冬天,也是病到半死。」

  她自小喜歡美術,中國書法、中國畫、水彩畫等等,都有涉獵,長大後在香港中文大學主修經濟,副修藝術史,還特意選讀一些繪畫課堂,「讀藝術是真心喜歡,逼不來的。」後來到了碩士課程,她便全情投入,研習藝術史,主要受教於高美慶,還有學問淵博的饒宗頤,她坦言幸運:「我們每星期六都要去他位於跑馬地的家上課,他的家書架上全都是書,他隨手拿本書出來便跟我們分享。」她是轉系生,不諱言初期「追」得較辛苦,但很好玩,「有興趣,就有Motivation。」

  興趣之大,讓她讀了碩士再讀博士,畢業後第一份正職工作,是愛丁堡大學中國藝術史講師,還兼任蘇格蘭國家博物館中華藝術館館長,雖然身兼兩職,又要獨自面對陌生環境,但抱着趁年輕多嘗試的心情,她去矣,「現在回想起來,又覺得這是很難得的機會,很有挑戰性。」

  單單說在愛丁堡大學教書,一班二百多人,全是英國人、蘇格蘭人,她沒有Tutor幫忙,全都親力親為,「我自己做Tutorial做到『嘔血』。」當時外國學生對中國藝術的認知是怎樣的?「真的很靠我們(教師)。我們要把自己的文化,用一些簡易的文字,去表達當中的精髓,必須通通透透、有重點,才吸引到學生,不能死背書,外國人不會接受這一套。」這也讓她重新思考中國文化,以及其與西方文化有何不同,「學生經常問我一些從前Take It for Granted的事情,我們以為自己懂得,其實不盡然,他們沒有包袱,反而會問得很精采。」

  她在大學面對學生,在博物館則面向公眾,也就是要把中國文化引介給西方觀眾,「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文化大使。」她感謝當地博物館的策展模式,讓她知道文字表達的重要性,還有怎樣寫才叫簡練。

  在愛丁堡差不多生活了三年,她到了中國藝術收藏世界馳名的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這一趟一做就十四年,最後當上中國兼亞洲藝術部主任。在美國工作期間,她舉辦國際性外借展覽、藝術品收藏、學術研究和出版,還與中國各博物館建立夥伴關係等等。「當時中外文化交流項目沒現在那麼多,館方希望我們接通連繫,我當時就經常代表博物館,去中國接洽交流事宜。」英美博物館她都工作過,坦言兩地博物館文化大不同,「美國的競爭性大得多。」

  她策劃過的展覽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從南京博物院借出重要珍藏的《變革時代的中國藝術:傅抱石(1904-1965)》。「在香港講傅抱石,大概有很多人認識,但在美國,如非從事文化藝術的專家,十個有九個不知曉,這是我們在外國推廣中國藝術的最大挑戰,因為不是主流。」她覺得最重要是Narrative,「去Make a Story,讓故事變得吸引。」

向港人學習

  她從前很想把香港藝術帶到國際,可惜一直無法成事,怎料約兩年前,何鴻毅家族基金找她出任首任營運總監,也就是說,她有機會「回家」工作和生活。「考慮的事情很多,特別是我沒試過在回歸後的香港居住過。」無可否認,現在的香港跟從前的不盡相同,「但感情仍在。」她對於何鴻毅家族基金的國際項目,已有認識,當了解到他們在港亦籌辦及贊助多項文化計畫,如此有心有力,大為欣賞,「這方面跟我的想法很接近。與當年去英國、去美國的心情一樣:『為甚麼不試試?』」她笑說,離開香港後,更喜歡香港,這次掙扎,來得輕鬆。「現在回來了,就要跟隨香港的步伐,要跟香港人學習。」

  立足香港的何鴻毅家族基金,致力在世界各地推廣中華文化和佛教哲理,在這裏工作一陣子,她謙虛地說向何鴻毅家族基金行政總裁黎義恩等不同同事學習、重新認識香港的文化界,也視之為一個整體的團隊工作,亦盛讚基金的視野,「許多事情都開展了!」單單說這一兩年,大規模的《敦煌石窟寺:中國絲綢之路上的佛教藝術》去年便於洛杉磯蓋蒂中心展出,另外,基金每年都支持一位香港作家參加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仍繼續進行,去年遠赴愛荷華的是伍淑賢,也是基金支持的第八位作家,基金亦贊助香港管弦樂團委約三位華裔作曲家譜寫新作,香港作曲家林丰的《蘊》便由梵志登首演,並隨港樂巡迴歐洲和內地,作品將於4月至5月在亞太區巡演。

  今昔香港,最大不同是甚麼?「工作機會啦,我們從前在香港讀藝術找工作真的不容易,否則我又怎會到外國碰機會?現在香港的文化藝術氣氛也濃郁得多。」她還特別欣賞香港現在的年輕人:「從前哪有現在的年輕人那麼叻?」她謙稱仍須時間了解香港文化和社會,但寄語香港若要保持國際城市地位,眼光必須開闊一點,或許我們也能藉着許許多多的文化項目,更珍惜香港文化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