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上的塞班島(Saipan),至今仍有不少原居民查莫洛人(Chamorro)及卡若蘭人(Carolinian)居住,數千年來,他們以樂天性格捱過每段苦難歲月,並把愁思與怨憤都淡化在音樂與舞蹈中,以柔制剛,盡顯生存智慧!

  當小國遇上強大外敵入侵,一是拼死反抗,一是放下身段,順應天意而活。位於西太平洋馬利亞納海溝附近的塞班島,在十六世紀初迎來首批入侵的西班牙軍隊,島上的查莫洛人及卡若蘭人選擇激烈抵抗,百多年來腥風血雨,大量島民犧牲,卻保不住領土,最後,他們選擇了最厲害的「自衞術」,就是順天而行,以樂天知命的態度,面對往後數百年列強的入侵及統治。

  現時塞班已歸為美國屬土,查莫洛人及卡若蘭人的後裔,以及移民至此的東、西方族群,已組成一個融和的多元文化國度,傳統的海島文化,無可避免地逐漸流失,幸好仍有一些人選擇堅守着祖先文化,好像我早前遇上的Gordon Marciano這位查莫洛族及卡若蘭族混合的後代,正與一群同道中人計畫興建文化古村,將海島文化傳揚開去。由於古村仍在建造中,Gordon便找來向海的公園涼亭,在微風輕拂下,為我們舉行一場非正式的文化表演。

  率先登場是舞蹈,原來女性柔和的舞姿、浪花般的手勢,正好代表島民祖先漂洋過海來到島上;至於男性剛烈的動作,則由拳擊演變而成,據Gordon解釋,在十九世紀末德軍到來後,便禁止居民練習攻擊性強的拳擊,他們遂將拳擊動作化作舞姿,流傳至今並成為一種獨特舞蹈。

  配合輕快的音樂,現場氣氛愈見熱鬧,居民們更邀我們一同起舞,當明白了舞步背後的含意,跳起來確容易多了!當地如Gordon般血液中流着查莫洛人及卡若蘭人基因的塞班居民,其實也有不少,他們融合了兩個民族,加上雙方的民族性本就相同,多年來都能融洽相處。據Gordon表示,查莫洛人早在三千多年前由東南亞一帶移居關島及塞班,卡若蘭人則是本在西太平洋密克羅尼亞島國的居民,因原居地被颱風摧毀而遷移過來,更有趣是有關兩個種族的起源,相傳或許都是來自台灣的某個原住民部落呢!

  很多人或許會像筆者般,混淆查莫洛人及卡若蘭人,特別是經過數百年的列強統治後,他們的後代看來都極相似,均擁有黝黑皮膚、深刻輪廓及健壯身軀,部分人更帶有西方人的神髓,不過透過一些特徵仍能把兩者分辨出來,包括查莫洛人愛戴貝殼鏈,男性族人更會穿上以椰樹葉編織的服飾及頭環,而卡若蘭人無論男女都愛頭戴花圈等等。Gordon及居民們更即席教導我們製作稱作「Mwar」的花圈,花圈由各式鮮花編織而成,紅的、白的、橙的,不可或缺更是塞班國花雞蛋花,編成的花圈極搶眼,戴在頭上,不但香氣襲人,看來也特別醒神!

  Gordon接着表示要再送我們一張明信片,但須自己動手製作,使用的工具便是香蕉葉梗。工作桌上放有多段粗幼不同的香蕉葉梗,以刀子切割,葉梗內原來藏有紋理不同的小孔,蘸上水彩,印在卡紙上,便成為獨特的圖案。我便用葉梗繪製了一幅巨蟹圖,友人則畫了蝴蝶,色彩斑斕,當晚我更將明信片郵寄給好友,算是不錯的手信吧!

  查莫洛人及卡若蘭人能歌善舞之餘,製作手工藝品的技巧也相當出色,來到塞班,不難看到商鋪內大都有售一種以啡色扁豆製成的傳統掛飾,這款以一對男女的形態出現、稱為Bojobo的許願娃娃,當地人愛買來掛在家裏,或放在袋子、汽車內,甚至作為頸飾或手機繩等,不同顏色各有不同含意,如紅色代表愛情,黃色是喜樂,藍色是和平,綠色是健康,混合顏色則代表幸福等等。若想心願達成,建議大家還是自家動手製作,更顯誠意,有興趣者不妨來到Island Arts and Crafts工作室,跟店主Cherry及Sylvia學製。

  製作Bojobo的材料很簡單,包括多條剪裁得宜的幼麻繩、小草裙、相思豆,以及一種扁身的啡豆Mucuna Seed(即油麻藤的種子)。據Cherry表示,這些油麻藤種子多來自夏威夷,因豆身極硬不能食用,當地人因而愛以其做小手作,並有幸運的意思。只見扁豆上都貫有小孔,我們按序把扁豆穿在麻繩上,再用白膠漿黏貼,很快許願娃娃已成形,穿上小草裙的,便是女娃,最後以紅色的相思豆作眼睛,再按心願繪上不同色彩及圖案,便是獨一無二的許願娃娃。除自家製作的那對,店主人還會多送一對給顧客,每人收費約194港元,可算相當超值。

  塞班島的環島遊活動,行程中很多時都有鬥雞比賽,而我這趟也不例外。大夥兒來到一條小村莊,簡樸的農場式建築物內,既展示獨特的椰子蟹,還有多種地道小吃如香烤蕉葉糯米,吃來煙韌有勁,配合一個即開的鮮椰子,確能消暑解渴!

  重頭節目便是觀看一場鬥雞比賽,村民由籠子取來兩頭身形相若的雄雞,只見兩者的身軀均較普通雞隻高大強健,未落場已咯咯作響,一副戰鬥格。準備就緒後,稍作挑釁,兩頭雄雞即互相攻擊,爪來嘴往,戰況激烈,其中一方敗下陣來,比賽便告完結!

  原來當地村民早有鬥雞傳統,政府甚至曾開設鬥雞場作賭博項目,後因場地被颱風破壞才告一段落。現時要看鬥雞,只能到村子去,也不設投注了,另外也不會再把刀片綁在雞爪上,算是較人道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