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筆者年紀不大,閱歷也不深,不過,上天很優待我,就是賜給我兩次歷史難得的機會,睇完一個帝國斜陽西下,再目睹另一個帝國急速衰落。

  我非憎人富貴厭人貧,事實上,我好同情以前威到天下無敵,今時今日眼淚無滴嘅英雄人物,就好似我阿爺個阿爸,當年喺省城(今日之廣州)做大生意,出街飲餐茶,起碼都有十個人傍住,落到嚟香港,寂寂無聞。佢最關心係細孫,即係我叔仔嘅學業問題。

  這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胡楓以小鮮肉走紅電影圈年代。叔仔有幾分似修哥,不單止人斯文,成績好,更加好孝順,佢打算出外留學,已經決定去英國讀工程,不過,為尊重老人家,先問准一家之主,即係佢阿爺有何意見,點知我呢位太公好有意見︰「唔得,唔得,依家你要去英國做乜啫,呢個國家無乜前途,係你都去美國啦,美國先至係未來希望。」

  你估玩咩,叔仔其實準備一切,霎時間你話改去美國,搵「多啦A夢」幫手都嚟唔切,是以叔仔與我阿爺商量之後,決定擱置行程,改變計畫,先在中環商行謀一職,然後再睇吓去美國有乜計,點知做落之後,得老闆賞識,叔仔於是專心在中環發展,這是後話。

  叔仔唔去留學,有段時間唔太開心,好在有我呢位就嚟升小學嘅乖侄,佢放工之後教我讀英文,放假帶埋我去睇戲(細路仔唔使買飛)散心。叔仔係番書仔,好崇拜大英帝國,佢仲係「披頭四」粉絲。當年,英國文化席捲全球,講到電影,荷里活仲未係王者,上世紀六十年代有兩部電影,香港人與我皆難忘,就係米高堅主演的《戰血染征袍》同埋彼得奧圖嘅《沙漠梟雄》。

  點解唔係007鐵金剛系列嘅?我叔仔又點似一般影迷咁膚淺?佢係有文化深度之人,佢有一本《沙漠梟雄》改編嘅原著小說,即是電影真人之自傳《Seven Pillars of Wisdom》,睇到甩皮甩骨。有一日,佢話︰「我阿爺講得啱,呢個世界點會仲係英國嘅呢?」這是二十幾年之後,我大學畢業,家人相聚時,佢老人家唔覺意彈出呢一句,當時,全世界都關注香港前途問題,究竟中國幾時收番香港。

  當年,英國再無當年威勢,叔仔後生嗰時最想擁有的迷你谷巴,被日本車打到四腳朝天,勞萊亦無力抗拒德國攻勢。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港產片橫掃本地市場,譚詠麟、陳百強唱Cantopop,我落卡拉OK,邊有話唱英文歌咁「反潮流」呀?時至今日,胡楓已經榮升香港長者代言人,回首一望,英國現時狀態,與我阿爺個阿爸落嚟屈居香港情況相若。

  點解我太公咁好眼光,一眼睇得出五十年前,當時仲係幾威水嘅大英帝國已經無運行?其實,前述那兩部被譽為殖民地系列經典電影,已經透露玄機。《戰血染征袍》講述真人真事的南非祖魯戰爭最戲劇性的一幕,英國殖民地幾百個遠征軍,打退了幾千個祖魯戰士的攻擊。電影最後一幕是所餘的祖魯戰士全部跑上來,不是再組織敢死攻擊,而是集體向「勇敢」的英軍致敬。祖魯族被殖民地主瓦解了,其他好多地方都同屬一個命運,所以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英國導演下意識仲以為英國人是神,並非不可諒解,問題是殖民地愈來愈多,漸漸成為大英帝國的沉重負擔。

  英國之所以「帝國斜陽」(取自英國記者Brian Lapping所著一書《End of Empire》),第二次大戰未算主因,最慘係各個殖民地興起了民族主義,個個都話要獨立,其實,民族主義呢家嘢,你估英國人唔熟行咩?《沙漠梟雄》戲中那位阿拉伯勞倫斯,就喺第一次大戰時,混入去阿拉伯半島,專搞挑撥離間,牽制有意染指此處的土耳其及其盟友德國,同時想將七國咁亂嘅阿拉伯部族擺平,個個要認大英帝國做大哥,任其驅策。

  叔仔崇拜大英帝國,有Taste,事關一個無歷史文化修養的國家,點可以玩到咁大、算到咁盡?之不過,我太公就係睇得出大英帝國太大,兼且一場戰亂之後,下低個個都開始各有盤算,唔聽話就止?直情作你反。據聞太公喺省城做開之大生意,高峰時期何止省港澳,金山、南洋亦有好多聯營,之不過,打完日本仔又到內戰,太公已經鞭長莫及,到頭來,一盤生意散得七七八八,僥倖落嚟香港有得住,於是疊埋心水含飴弄孫,是以佢咁關心最細個孫嘅學業前途。

  睇好美國亦無乜出奇,一來太公係百分百中國人,無受過殖民教育,對大英帝國無多餘眷戀,唔似叔仔咁睇唔開。當年德國、日本做咗戰敗國,英國國力不如前,唯有蘇聯同美國係超級大國,你買邊個先?唔通你叫叔仔去蘇聯留學咁出人意表咩?美國果然行足五十年大運,不過,今時今日,全世界都見到美利堅帝國,出現半個世紀前大英帝國「唔多掂」嘅狀態。

  你話,美利堅唔係帝國,因為美國喺地球無半塊殖民地。係,無錯,不過,美利堅有的是無形的殖民地,靠的不是大英帝國的船堅炮利咁簡單,而是靠新聞媒體,以及荷里活統治全世界,你知唔知最近發生咗乜嘢大事?一是萬人景仰嘅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主持人竟然頒錯獎,於是有人上錯台講錯多謝阿媽阿爸各位評判之𤓓事。你話係意外?有人話佢哋「是是但但」過是但台,最攞命係美國總統特朗普踩多腳,批評電影頒獎禮咁政治化,個個上台窒佢老人家(特朗普),掛住抽水博民望,於是搞到一鑊粥,真係唔使可憐!

  與此同時,身為美國總統嘅特朗普,為求自己不受新聞傳媒抨擊,索性日日自己玩推特,建立前所未有的「第六權」(新聞稱第四權、網絡稱第五權),更加不留餘地指美國幾家最有品牌之傳媒做假新聞。美國總統一手推倒美國賴以為王的電影與傳媒,你話仲有無運行呢?

  就快清明,又到拜山時,今次要Update一下太公︰依家連美國都唔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