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迹。電郵:ericwstsang@yahoo.com.hk。

  每次經過英皇道,看到皇都戲院遺址時,總不禁有「余生也晚」的遺憾,很可惜自己未曾去過那裏看戲。

  在我的眼中,新光戲院與舊皇都戲院是北角的兩大地標,不過兩者的命運迥然不同。新光戲院成功轉型,建立了戲曲重鎮的特殊地位,雖然業主曾經打算將戲院改建為商場,但最後還是收回成命。李居明二〇一二年接手經營後,馬上斥資翻新,其創辦的粵劇團更長駐戲院演出,幾年來總算把戲院辦得有聲有色,每晚差不多都鑼鼓喧天。

  反觀比新光戲院歷史悠久的皇都戲院,結業了二十年,近年被大財團虎視眈眈,不斷收購業權,準備重建發展。去年最大的爭議是,古物古蹟辦事處竟然將舊皇都戲院列作最低的三級歷史建築,令外界擔心它會隨時湮滅。幸好在民間團體的介入下,峰迴路轉,古物諮詢委員會建議提升為一級歷史建築,但之後何去何從,仍然值得關注。其實香港的文娛場地長期不足,為何不將逾一千三百個座位的舊皇都戲院,修復、還原成放映及舞台演出的場地,活化為重要的文化景點呢?

  香港現存舊式的單幢戲院建築買少見少,現在只有戰前落成的油麻地戲院獲得保育,舊皇都戲院雖然比前者「年輕」,但論建築風格與文化價值肯定絕不遜色,甚至可能猶有過之。雖然現時舊皇都戲院租予桌球室,但據說內裏沒有大幅改動。屋頂的圓拱形混凝土支架,專家說是當年香港以至亞洲唯一的設計,即使今天四周高樓大廈林立,依然十分搶眼突出。還有近期因廣告牌被拆除而重見天日的「蟬迷董卓」浮雕,也是舊戲院罕見中西合璧的裝置藝術。

  相比同時代的其他戲院,舊皇都戲院這種綜合式設計其實十分超前。樓下原是停車場,踏上扶手電梯到樓上,才是戲院的所在。後來戲院後方興建了一幢住宅,停車場則改為地下商店街,並打通四面的出、入口。現在偶爾鑽進商店街,鞋店、髮型屋、眼鏡鋪、集郵店、洋服店等,都是扎根多年的街坊小店,不過四周環境十分殘舊,走進去更是一片昏暗,難免令人卻步。

  如果不是這次評級風波,引起民間保育舊皇都戲院的行動,公眾大概沒有想到這座破落凋敝的建築,原來有過一段如此輝煌顯赫的過去吧?今天北角被稱為「小福建」,發展速度相對香港其他地區緩慢,但往昔那裏可是不少南來富商及洋人聚居的「小上海」呢。他們都是高消費、高品味的一群,對飲食、娛樂自然有很大需求,是故麗池夜總會、月園遊樂場、皇后飯店、溫莎餐廳等,戰後在北角如雨後春筍相繼出現。皇都戲院的前身璇宮戲院(Empire Theatre)亦於一九五二年開幕,由猶太人歐德禮創辦。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兒子歐德爾也跟電影界有關,是促成陸運濤從新加坡來港發展電懋的功臣。

  璇宮戲院經營了短短數年便告易手,一九五九年正式改名為皇都戲院(State Theatre)。新買家陸海通公司旗下亦擁有中環皇后戲院,該公司負責人就是創辦美心集團的伍舜德,所以他曾兼任這兩家戲院的經理。

  從璇宮到皇都,除了是電影院以外,也是音樂及舞台表演的重要場地。據音樂人朱振威考證,歐德禮曾邀請世界頂尖音樂家和藝團駕臨表演,後來也有著名的維也納兒童合唱團、日本松竹歌舞團,以至本地的大龍鳳劇團等來此演出。若然當日皇都戲院像新光戲院般轉型,說不定之後的歷史也會改寫。

  然而,現實中皇都戲院趕不及香港回歸,於一九九七年二月悄然落幕。很多人提到翌年陳果的《去年煙花特別多》曾在戲院屋頂取景,但影迷朋友提醒我,一九九九年還有一部恐怖片《鬼請你睇戲》,也是在戲院結業後拍攝,而且戲院「亮相」的篇幅更多。

  《鬼請你睇戲》由鍾少雄導演,主演的包括雷宇揚、姚樂怡、吳鎮宇、黎耀祥、孫佳君、湯盈盈、陳浩民等。整部片就只有舊皇都戲院一個場景,所以裏面每一個角落,就連售票處、小賣部、放映室及洗手間都被攝進鏡頭,電影無意間成為珍貴的歷史記錄了。

  舊戲院總令人聯想到鬼影幢幢,《鬼請你睇戲》便講千禧年前的大除夕,放映員帶女友去他工作的戲院,看最後一場電影。可是魔鬼突然出現,質疑放映員並非真心愛她,於是決定考驗這對小情侶……導演或許有意模仿劉鎮偉,無厘頭而又情深款款,不過畫虎不成,拍得相當怪誕離譜,余麗珍式飛頭、異形、木乃伊、四不像等怪物,一隻比一隻惡心。電影當年票房一敗塗地,直到近年才被影癡重新發掘,視作邪典瑰寶。

  不過,若對照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低迷的電影業,自然不難感受到片中所流露的孤憤。「死人頭」埋怨人人只顧炒金炒樓,沒人投資拍戲。偌大的影院就只有一人看戲,而戲院職員竟然大模廝樣盜錄。現實中,皇都戲院以及許多大戲院,就是這樣一家接一家倒下,如今僅餘下無限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