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際剛收到第十五屆《台新藝術獎》入圍名單公布的消息。筆者幾年前參加過它的頒獎典禮,晃眼活動已經踏入第十五年,真的不簡單,特別在全球經濟不景、金融行業受壓力下台新銀行依然繼續贊助,值得鼓掌!

  大家對《台新藝術獎》可能不熟悉,它是台灣台新銀行贊助的一個年度藝術獎,鼓勵台灣當代藝術家和團體,特別是視覺與表演藝術,入圍和歷年得獎者的作品富實驗性,甚至可以說相當前衞。商業機構贊助藝術由來已久,目的各有不同,要看公司文化與業務性質,例如銀行或保險公司在國際上贊助藝術的例子不少,部分原因是業務或多或少與藝術投資有關。贊助的方式也各有不同,從直接購買收藏藝術品、設立藝術獎和獎學金,以至冠名贊助藝術博覽會等等。

  不過,別看這些贊助好像都頗大手筆,但要維持也不容易,特別在經濟不景的壓力下。筆者一位擔任大型機構藝術贊助活動的朋友說過,工作最困難的地方是藝術贊助對公司業務沒有直接幫助,在公司內部被認定為「大花筒」,所以必須挖盡心思讓贊助的回報更明顯。除了在宣傳方面突出公司品牌外,要從提高員工創意、協助業務部門爭取客戶等方面去說服管理層。

  如何界定藝術贊助對公司業務發展有正面回報,很難用具體數字衡量,公司的文化與高層對藝術的熱誠是重要的第一步,其次就是執行策略可以加強回報。以近年城中藝術盛事《巴塞爾藝術展》的主要贊助商瑞銀集團為例,贊助巴塞爾藝術展已經有二十多年歷史,包括香港展會,具體贊助金額沒有公布,數目估計不少,不過比起該集團整體對藝術的投入相信只佔一小部分,能夠如此投入,相信集團並非只看重即時回報,而是藝術是集團企業文化的一部分,或如他們自己的形容「藝術在我們的血液裏」。

  瑞銀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已經開始收藏當代藝術品,目前擁有來自七十三個國家的藝術家共三萬件作品以上,供給全球各地的辦事處展出。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期間,瑞銀將推出一本記錄了該集團過去十年藝術藏品發展的刊物《瑞銀藝術藏品:藝術造就自由》,可從中一窺這家在藝術贊助方面舉足輕重的機構收藏的取向,或多或少可以看到過去十多年全球當代藝術的一些發展軌迹。

  明顯地瑞銀的收藏着重全面,從藏品的類型(油畫、攝影、雕塑、多媒體)、作品風格(寫實、抽象、街頭藝術),到藝術家的國籍,不少已是享負盛名的大師,如Tracey Emin、荒木經惟,也有近年備受關注的年輕藝術家如中國「七十後」藝術家史國威,記錄不同年代的藝術家對一些課題的關注和詮釋,如全球一體化以及科技急速發展對自身與歷史、社會的關係。也許個別藝術家並不為人熟悉,也不是每一件藏品都是經典,但是作為收藏系列,瑞銀藝術收藏無疑很出色。

  商業贊助藝術是否沾有過濃的商業味道,甚至主宰了藝術發展的方向?其實,像《巴塞爾藝術展》這類活動本來就是商業掛帥,商業機構贊助順理成章;當然,官方機構或是接受政府補助的團體與商業機構合作限制就比較多了。例如贊助商的業務性質,像煙草公司早就被摒於門外,無可厚非。近年環境污染與氣候問題日趨嚴重,環保成了全球關心的課題,與此有關的公司成為眾矢之的。

  大約兩三年前,英國文化界和環保分子向大英博物館抗議,要求博物館停止接受英國石油公司的贊助。 英國石油公司與英國藝術界合作多年,贊助不少機構,包括大英博物館、皇家莎士比亞劇場、泰特美術館等,在多方壓力下,終於在去年宣布終止與泰特美術館和《愛丁堡藝術節》的長期贊助,不過就繼續支持大英博物館等四家機構,贊助款項由五年的一千萬英鎊減至七百五十萬英鎊。但同時英國政府對藝術贊助撥款卻一年比一年少,試想一些知名度不如大英博物館的藝術機構要維持是多麼的困難,不尋求商業贊助是不行的。

  藝術創作也許可以不考慮錢,但推動藝術恐怕就不可以,政府和商業的支持同樣重要。面對僧多粥少的困境,藝術團體要爭取政府補助不容易,商業贊助就更是困難,幾乎到了沒有贊助就無法繼續的境地。如何讓更多的香港商業機構考慮藝術贊助?藝術團體如何讓贊助商得到品牌、客戶關係,以至社會責任方面的回報?藝術活動風光背後,又是另一番光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