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從來沒有贏在起跑線這回事,隨着新技術、新應用出現,終點總是不斷被推向前。在這場汰弱留強的馬拉松比賽中,華為消費者業務大中華區副總裁何鴻略(Andy)在業界領跑二十多年,早看透科技發展不能原地踏步,尤其手機市場,他的座右銘正是「永遠向前,永不停步」。

  讀無線電工程出身的Andy,原來加入流動通訊行業純屬偶然,話說畢業後原從事半導體銷售,因某電訊品牌欲招聘其他市場的人才推廣業務,希望彼此擦出火花,產生化學作用。誰知當初那點點火花,在Andy心裏頭燃燒足足二十多年,沒一刻熄掉過。由Nokia到Samsung,Andy先後擔任華南區、大中華區管理層,直至去年加入華為(Huawei),仍然情繫「大中華」,只是如今辦公室設在香港,不像過去長駐內地,否則難有機會找他做訪問。

  「那時候香港人不太喜歡到內地工作,然而內地市場龐大,從中學到的東西更多。」回想當年與內地結下不解之緣,Andy認為是大好機會,事實證明多年來長駐內地,不但擴闊了個人歷煉,長年穿州過省,下城落鄉,對各地風土民情他都琅琅上口,內蒙古大塊肉、四川農家菜、山東無酒不歡、九寨溝四季分明、山西一夫當關,體會比起不少旅遊達人深刻。由省會到二、三線城市差不多走遍,唯獨西藏未曾落腳,非不想,不敢也。

  一次在雲南香格里拉開會,令Andy知道海拔高的地方,會引起身體出現高原反應。「那天在雲南機場踏出機艙,心口立即翳悶,頭痛接踵而來。」當時他抵達酒店第一件事,就是與其他不適的同事喘着氣衝進氧氣吧,「後來會是開成了,但在座手執的不是文件,而是一支支氧氣樽,即使第二天到大草原觀光,人人還是樽不離手。」看罷隨即搭飛機回府,記憶中也許還有一點點翳悶頭痛,但當地的烤全牛至今難忘。

  談到近年手機市場競爭激烈,且被Samsung與Apple搶佔了一大塊,其他廠商要保持佔有率已不容易,華為卻在幾年間逆流而上,成功坐穩全球第三把交椅,逐步拋離尾隨對手,也開始對兩大巨頭產生威脅。對於品牌迅速上位,Andy直言成功很大程度歸功於產品與技術創新,去年與國際品牌聯乘合作,更令品牌知名度迅速提高,「上年首度跟德國Leica合作開發的P9系列手機,全球共賣出逾一千萬部,成績驕人,品牌聯乘策略是未來發展方向,攜手開創雙贏局面。」Andy另舉一例,音效得到Harman Kardon加持的Android平板M3,自開賣以來,連續兩個月成為同類產品銷量冠軍。事實品牌Crossover之作陸續有來,剛在本地推出的Porsche Design Mate 9全球限量版,定價也隨品味設計進一步攀升至萬元歷史高位。

  對於智能手機發展遇上了樽頸,Andy有另一看法,認為新機款並非沒有突破,相比處理器、內置記憶體與鏡頭光圈那些慣性升級,來自系統操作與電池續航的改良更切合實際需要,「Mate 9系列的Machine Learning技術,懂得將系統資源按用戶需求,自動優先分配,改善使用體驗之餘,也節省電量。」他深信技術層面的突破對於用戶意義更大。問到早前CEO余承東在記者會下戰書,希望兩年內打敗Apple躋身全球第二,Andy明言當中最大挑戰是怎樣迎合用戶的品味及要求,現在消費者很清楚自己想要手機做到甚麼、要哪些規格配置,如充分掌握他們的需要,產品競爭力會愈來愈強,「況且這十年間手機廠商之間此起彼落,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生。」他一席話猶如說出了這些年市場的殘酷寫照,又或者,一剎那光輝真的不代表永恆。

  外表斯文,殊不知興趣多過人,看Andy西裝筆挺,年輕時愛幻想對面的女孩看過來,否則怎會這麼多年堅持學彈結他?還要是西班牙結他,即彈到人家想跳Flamenco、曲調熱情奔放那種。十四歲開始學結他,Andy笑言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學生哥沒手機沒電腦,同學大多跟他一樣捧起結他來,弦外之音也是想結識異性,只是其後發覺彈得一手好曲不容易,中途放棄大有人在。多年來結他不曾譜出一段情緣,反而讓他愛上那支結他,最高考到七級西班牙結他。

  Flamenco繼續彈,他的興趣卻四方八面發展,游泳做Gym樣樣齊。之前長駐京城,一直堅持游水,因為每次從池邊走上來,總覺頭腦清醒得多。近期回港又開始健身,每周花三至四晚來回於健身單車與划艇機,「每次踩十二公里單車,再划六公里艇,正好消耗五百卡路里,這是每日的運動目標。」他的確會計算,但不愛講效率,事關運動過程中更愛享受身體得到放鬆,故對近年流行的高強度運動興趣不大。

  儘管這些年公務出差走遍大江南北,Andy仍熱愛旅遊,除了南美洲,足迹遍及全球,也愛在各地品嘗美酒,家中藏有約一百五十支紅酒,最愛來自法國波爾多瑪歌莊(Margaux)的佳釀。讓他說下去,又講到最近想學烹飪,炒瓜切菜煮幾味,相比埋首手機熒幕,不斷尋找新興趣,也許才是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