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科技與新媒體發展進入爆發期,動畫和視覺特效的市場需求愈來愈大。曾參與《功夫》、《少林足球》等多部電影後期視效製作的馬國樑(Naveen)表示,視效師的工作就是製作「無中生有」的效果。最近他與雪雪工作房共同創作了一部動畫《豬朋狗友》;與此同時,又投資過百萬元辦學,執掌教鞭,矢志培育行業生力軍,「其實香港視覺特效水準一點不失禮,欠的只是良好培訓制度和機會!」

  自幼喜愛畫公仔的Naveen,畢業於大一藝術設計學校,二十年前加入電腦視效公司萬寬,期間邊學邊做。「當年可說是一個摸索期,香港還沒有專人教授,亦未有太多電腦軟件工具,我們一班師兄弟只好經常圍埋自學和研究。」Naveen續說,所謂自學,就是買下一大批光碟,內有荷里活電影或動畫的Making of場景,從中解構每一個鏡頭的擺位和運作。他指出,視效其實正正是將真實場景加入虛擬效果,而這些技術,近年也大量應用在Social Media和手機遊戲之內,就如早前熱爆的遊戲《Pokémon Go》所運用的AR(Augmented Reality),「它正正是將真實街道和精靈動畫結合,可見大勢所趨,接下來應用的例子將會愈來愈多。」

  愛因斯坦曾說:「想像力比知識重要。」Naveen認為這番話絕對適合應用於行內:「要將文字或構想進一步圖像化,就是靠想像力,這亦是要成為視效師的必要條件。」不過,他認為光靠想像力未必可將事情做得妥善,反而前期工作做足Research才是王道!他舉例指,電影《功夫》裏有一幕是用腳將鞋踩爛,為求逼真,他要特意將一雙完好無缺的波鞋磨爛,以觀察鞋身質感的變化,「我們做視效可分為A、B、C三個Grade,普通抹走『威也』是最簡單的C Grade;最難是製作無中生有的場景,亦是最花時間的A Grade視效。要攞A,就要畀心機,若然做電影,就會在拍攝前去Mark位(Camera Tracking鏡頭追蹤),有時位置錯了就好難救!」

  「十年前我會講香港在亞洲地區的視效水準算幾好,然而,近這幾年其他地方真的進步得很快!」Naveen說。的確,香港視效特技水平有點參差,尤其當你開着電視,不少以視效特技作招徠的重頭節目,往往令人啼笑皆非,更成了網絡笑話。Naveen堅信,其實業內有不少高手,只是往往沒有充足製作時間和良好制度配合,只能在短時間來製作「快餐」,令水準下滑。

  除了生產制度,教學亦要改變。年前,Naveen就放棄了大專動畫講師鐵飯碗教席,與一眾業內人士成立香港動畫及視覺特效學院,希望將基礎與實戰結合,培訓新人。「香港過往的視效教學太形式化,現在我由基本入手,例如教3D前,要學員先學搓公仔,理解每個細節,再從2D到3D,最後才教視覺特效,希望教出來的學生可以跟業內接得上軌。」Naveen說。

  說到動畫,香港當然不乏出色之作,百分百本土製作有《麥兜》,另外也有港人許誠毅參與的《史力加》,但要大力發展香港動畫業,仍是困難重重。「如果有資金,很多人寧願拿去賺快錢,買樓、買股票,一部動畫的投資期較長,未知可以賺到幾多錢?」對於尋找投資者,Naveen以「超難」來形容。儘管如此,他深信只要有好故事,就能成功突圍:「Story is King,你睇到Pixar的《Toy Story》,就知道好動畫、好故事,影響力可以好大!」最近,他與雪雪工作房共同創作的動畫《豬朋狗友》就獲得「第四屆動畫支援計畫」資助,此動畫正正是探討香港教育這火熱話題,將於3月作首播。「希望藉這部動畫引起更多人關注香港動畫業的發展。」Naveen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