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八女一男陪審員昨經過九小時的退庭商議後,仍未達至裁決。主審法官陳慶偉向陪審員表明,對於他們向法庭提出就行政長官接受利益及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兩罪的提問,將於今早才作回應,由於一般陪審員退庭時間為晚上八時,故着陪審員在高院休息室留宿至今早九時半,並叮囑各陪審員勿私下討論案件。曾蔭權昨被記者問及有否信心或會否以平常心面對時,他說:「我係會信香港人,我成日都信。」

  主審法官陳慶偉昨根據《陪審員條例》,提醒八女一男陪審團須要按照證據、憑個人智慧及經驗,聆聽證供,從而得出真實的想法而作出裁決,在商議過程中,可能意見不一,但請保持自己真誠的見解(Stay true to your own)。陳官着各陪審員要盡量作出一致的裁決,若不能一致,須以最少七人的大比數裁決,即可以七比二或八比一,但如未能達至合法比例的裁斷,則需要寫張紙條通知法庭,以作進一步指引。

  陳官向陪審員重申,本案是一宗刑事案件,舉證責任在於控方,陪審員在審視所有證供後必須肯定曾蔭權的罪責,才可裁定他罪名成立。

  九名陪審員昨晨十時五十分退庭商議,至下午三時半左右,透過法庭書記向法庭提出第一個問題,內容指「我們可否請你舉出日常生活例子,去說明在無直接證據下,以下情況,即第三項控罪中的第二及四項元素,故意作出或遺漏,和無合理辯解,如何作出裁決,以及基於甚麼作出裁決。」

  當控辯雙方及陳官就陪審員的提問展開近兩小時的爭拗後,尚未正式向陪審員作出回應之際,陪審團於傍晚六時十分,就第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提出第二個問題,內容表示「法官大人,請問是否需要證實被告所收的行益,是作為第一條控罪中a至c元素的報酬,或不需要證實有關報酬實質是甚麼(如阿嬸的例子)。」後來陪審員又要求拿取陳官引導陪審員的所有英文謄本作參考。

  有關「阿嬸的例子」,涉及陳官早前在引導陪審員解釋各項控罪的分別及元素,犯罪者行賄時未必明目張膽說明要求,例如以前有給五元服務費給醫院的清潔工「阿嬸」,她們便會自覺提供清潔服務,而《防止賄賂條例》中訂明收受利益形式是包括金錢或服務等。

  陳官昨晨繼續引導陪審員時,總結包括時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廉政公署執行處處長余振昌等證人供詞。陳官另複述辯方陳詞指,建築設計師何周禮為香港青協所作的貢獻不容置疑,值得政府頒授榮譽勳章予他,與涉案深圳大宅的裝修毫無關係;辯方又指曾蔭權以市價租住物業,不涉及任何金錢利益,與政府發出數碼牌照予雄濤無關。

  曾蔭權被控一項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罪,指他於一○年一月一日至一二年六月三十日,接受深圳福田東海花園三層式住宅的整修及裝修工程,及後於上述時間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身分,批准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後改名為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提出的聲音廣播牌照申請、交還用於提供AM電台服務的聲音廣播牌照申請,以及李國章以該公司董事兼主席身分作出控制的申請。

  另兩項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則指曾蔭權於上述期間以特首及行會主席身分參與決定雄濤的申請時,隱瞞他與dbc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住宅進行商議;以及於一○年十二月一日至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期間,無合理辯解或理由,故意作出失當行為,即當他建議提名建築設計師何周禮授勳時,隱瞞何周禮為深圳住宅進行室內設計,工程令曾受惠、工程費由東海聯合集團有限公司支付及曾蔭權利用受勳以回饋何周禮進行該室內設計工程。

  案件編號:高院四八四——二○一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