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投入在文化藝術發展的資源是否足夠、有否錯配,真是一言難盡。未落成的且拭目以待,目前擁有的大家是否都已一一細味、耳熟能詳?

  民營美術館近年雖然帶來驚喜,不過資源最多的當然還是政府。現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的公共博物館共有十四所,與藝術文化有關的包括目前閉館進行大規模翻新工程的香港藝術館、孫中山紀念館、文化博物館、茶具文物館等,還有「古物古蹟辦事處」負責的全港一百多項法定古迹。看了資料,筆者才驚覺香港還有許多未曾參觀的有趣地方,像西貢郊野公園內的上窰民俗文物館,有些更是近在咫尺,卻是錯過了,像位於柴灣的羅屋,是一間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客家村屋,離開工作多年的地方只有十多分鐘的車程,又例如時常經過卻總是過門不入的舊灣仔郵政局。看來,是時候好好地港九新界走一遍,看看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城市裏被自己忽略的一面。

  不用走太遠,與前文介紹的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藝術館僅幾步之遙、同樣坐落在鬧市中心的茶具文物館,又是別有洞天。在法院、購物中心、五星級飯店的包圍下,茶具文物館恍如一本香港歷史書──一座有一百六十多年歷史、原屬駐港英軍總司令官邸的英式建築,收藏了一位香港家喻戶曉品牌創辦人、實業家捐贈的藏品,是與中國傳統文化重要代表之一茶藝有關的珍貴文物。

  這個與香港歷史息息相關的茶具文物館,於一九八四年成立,是世界第一所以茶具為專題的博物館。文物館的規模不大,常設展覽是已故捐贈人羅桂祥博士收藏的陶瓷器,包括從西周時代到現代製作的宜興陶器,全是與茶藝有關,有各式各樣的注子、茶杯、茶壺等,以及後期羅桂祥基金會捐出的六百多方印章。特別展覽當然也是與茶藝有關,目前正在展出的是文物館成立初期已經舉辦的《陶瓷茶具創作比賽》二○一六年的得獎作品,活動目的是鼓勵與推動陶瓷創作,這一屆有兩百多人參加,據說是歷年之冠,很多是學生,部分作品也許達不到很高水平,但不失創意,例如作品加入了漫畫和科技元素,頗為有趣。走過這些年,茶具文物館可能不會讓人驚艷,但在鬧市一隅的公園裏,總會有一縷茶香撲鼻。

  除了茶具文物館,香港不少博物館前身都是老房子的法定古迹,從開埠前的客家村落到殖民時代的歐式建築物,大家去過幾處?一個名為《邂逅!老房子》的活動正在孫中山紀念館、柴灣羅屋、沙田王屋村古屋,以及荃灣三棟屋博物館舉行,由四位香港藝術家分別在房子裏進行創作,追溯房子的歷史之餘,通過作品結合房子建築和結構特色,重新演繹房子空間的可能性,而且在籌備期間藝術家走訪了與房子有關的後人,參考地方史料,進一步將「家」的感覺重新呈現,其中也包含了藝術家本人的經歷與感情。

  在三棟屋內創作的林嵐,十二歲才隨父母來香港,客家人的故事不期然與她自己「作客他鄉」的經歷重疊:「我要在老房子創造一個氣氛,讓觀眾進來的時候有一個親切感,給他們感受甚麼是客。」這四間老房子中,筆者較為熟悉孫中山紀念館,或正確的說,是熟悉它的前身──位於衛城道的古老大宅「甘棠第」,當時是一所教會,曾幾何時幾乎天天經過,只覺重門深鎖。二○○六年改建成孫中山紀念館。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生涯與香港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上西區一帶更曾經是國父學習與工作的據點,將「甘棠第」這座殖民地時代的英式大宅改建成孫中山紀念館,實在是最理想不過。

  在西區長大的藝術家石家豪,以屏風畫追蹤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步伐,包括七個曾經到訪的地方──清末廣東、香港、澳門、夏威夷、南洋、日本以及民初中國,每個地方對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生涯有不同的影響,在他流亡期間,南洋一帶華僑對他資助很大,讓他得以在當地設立「同盟會」分會。南洋華僑將中國的風俗帶到當地,同時又融入熱帶地區奔放熱情的風格,形成獨特的文化象徵。藝術家以屏風畫描繪每個地方獨特的風土人情和建築特色,驟眼看似乎與革命拉不上關係,但事實上關係千絲萬縷。屏風畫一方面不影響紀念館的內部建築,一方面營造「家」的感覺,色彩燦爛與相對沉重的館內深色木的主調,形成有趣的對比。「孫中山紀念館最多的就是文獻和相片,可惜它們都隨着時間而褪色了。我希望製造一些對比,通過色彩與圖案,去重新細說這些歷史故事。」

  四間老房子還未走遍,暖冬之日,何不捨遠就近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