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證監會藉中國森林(930)涉造假案,首次向保薦人和核數師「開刀」,令新股市場風聲鶴唳。有投行發出內部指引,提醒員工揀「刁」首要是「安全第一」,並暫緩所有業務「獨特」新股的上市安排。市場人士指,投行為求自保,已較傾向為銀行、國企等「穩陣」行業保薦,業務相對創新的企業,上市將更困難。

  證監會日前以《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13條,入稟法院要求中國森林向小股東作出賠償,更首次將索償範圍擴至其保薦人渣打證券(香港)和瑞銀,以及前核數師畢馬威。

  有中資投行人士指,其合規部門昨日就着該案件,特別發出內部通知,提醒投資銀行部的員工,為新股保薦時要加倍小心,做好盡職審查。他稱,投行為避免風險,近期揀「刁」的類型已有所改變,「安全第一」為首要準則,「大家都小心為上,所以近排做嚟做去都係銀行、證券商、國企,係冇賣點,故事又沉悶,但起碼唔會造假。」

  他指,近年新股頻頻出事,證監會把關愈來愈嚴謹,投行做保薦時已加倍留神,中國森林案只是再一次警告業界,相信在這段敏感時期,投行都不會為高風險業務的企業保薦,「中國森林出事後,呢啲種植類新股,大家已冇再掂,因為盡職調查好難做。」

  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董事林鴻恩亦指出,中國森林事件令保薦人、核數師面對天文數字的索償,整個金融界均十分關注。

  他相信在案件有結果之前,一些被視為高風險行業的新股,很難找到專業人士協助上市工作,因為專業人士收取的費用有限,與潛在的巨額賠償根本不成比例。

  林鴻恩續稱,對索償額的計算方法亦有疑慮。中國森林於2009年掛牌,並於2011年初停牌,而證監會是以停牌前股價作為索償額計算基準,而不是用上市集資額。

  他指出,有些小型新股集資額不大,但掛牌後股價卻不斷炒上,如果以停牌前股價來計算索償額,專業人士更難衡量參與新股工作的潛在風險。

  雖然核數師可以購買專業彌償保險以應付這類訴訟,但在本港提供這類保險的公司數目已很少,收費高昂,以往已不容易找到接受大額投保的保險公司。在中國森林事件之後,要找到合適的保險計畫相信更加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