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文化區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計畫,在一片爭議聲中展開公眾諮詢,由於計畫明顯為香港帶來好處,批評者避過這主題,聚焦於程序問題,指與內地簽署合作備忘錄前沒有諮詢公眾,設計又不辦公開比賽和公開招標。當中有關諮詢時序改變不了現狀,但在委任建築師問題上則可以橫生很多枝節,容易成為項目最大變數和障礙。

  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上月與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簽署合作備忘錄,在西九設立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旋即引發不少蒙上政治色彩的爭議,包括把故宮扯入天安門六四事件,或質疑林鄭是否累積日後參選特首本錢。

  聚焦批評程序 恐失主題

  批評者主要圍繞程序問題,有人更醞釀提出司法覆核,其中一個重點,是指計畫未經公眾諮詢。有關條例規定西九管理局須在認為適當的時間和以適當方式,就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諮詢公眾,現在當局展開諮詢,並無違例,事實上也不可能把這計畫倒退回最初構思階段開始諮詢。

  另一個批評重點,就是沒有經過公開比賽和公開招標,就委聘嚴迅奇及其建築事務所挑起項目大梁,有人甚至要求重新舉辦公開設計比賽。

  支持公開比賽和公開招標的理由,是嚴迅奇的設計不一定最好,不一定最省錢。公開比賽能夠發掘可能較好的作品,以及給予眾多後起之秀顯示實力的機會。至於公開招標,就涉及生意上的公平競爭。

  嚴迅奇對此的回應,是希望本港的建築師能夠憑才能和業績獲委聘,遠好過價低者得。他並且指出建築設計比賽有其限制和風險,有些要與業主不斷溝通和嚴控造價不可超支的項目,直接委聘是好辦法。

  委聘有因由 無違反守則

  實際上,西九故宮館商討過程要保密,而且展品性質已定,有其特定設計配合要求,比設計一個普通博物館更需要與策展當局緊密溝通,還要兼顧西九本身的特定環境和理念訴求。西九管理局已承認這是配合獨特條件的獨特安排,而委聘過程並沒有偏離管理局的採購守則。

  此外,本港過往大型項目花錢花時間搞公開設計比賽,部分得獎作品可行性卻未必高,要大事修改甚至推倒重來,導致項目面目全非兼再三延誤。西九故宮館宜避免這樣折騰,增加橫生枝節甚至胎死腹中的風險。

  現時世界多處地方都爭取一流博物館進駐,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曾以十億歐羅購入羅浮宮品牌的三十年使用權,在阿布扎比設分館。故宮博物院的品牌價值和受歡迎程度不亞於羅浮宮,本港宜把握機會盡快落實計畫,免夜長夢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