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學童要愉快學習及成績優異,似是難以兼得,不過,芬蘭教育就正正可平衡兩者,學童通過玩遊戲、出外參觀、群體活動,已獲益良多。Elsie知道,本港首所引入芬蘭教育模式的幼稚園,將於下月開校。該校由資深退休校長創辦,包括觀塘福建中學前總校長林建華、喇沙小學前校長侯純華、英基學校協會小學及幼稚園前主管高迪偉等,校名為天越創思國際幼稚園(Sky Wide International Kindergarten),另有幼兒學校,設學前親子班、幼兒班、低班及高班等。

  芬蘭教育備受推崇,是教育界的「優質保證」,不少家長都趨之若鶩,天越創思國際幼稚園盼可在港實現芬蘭教育,主張學童「從遊戲中自主學習」,在幼稚園階段,度過沒有壓力的童年。學校已跟芬蘭教育機構「樂趣學院」簽訂合作協議,當地專家為校內教師做專業培訓、提供教材、教學法等,確保可真正引入芬蘭式教育。

  究竟芬蘭式教育是怎麼一回事?Elsie問過天越創思國際幼稚園的專業夥伴、香港大學精神醫學系榮譽助理教授張頴思(Vinci),對芬蘭教育素有研究的她,早前隨學校團隊赴芬蘭考察,參觀了當地數所幼稚園,實地了解他們的教學情況。

  聽Vinci講,芬蘭教育精髓在於「玩」,因當地幼稚園沒有教學大綱,「不會逼學生不斷串生字,而是通過遊戲,學習社交、情緒管理。」

  芬蘭教育標榜「兒童為本」,而非教師主導課堂,沒有預設的框架逼使學生跟從,「曾到訪一所幼稚園,該校學童以『太空』為創作主題,他們可自由選用物料、不同顏色完成作品。即使學生的構思有多天馬行空,教師都不會阻止,斷言他們不可能做到,反而會從旁觀察,適時介入指示,真正放手提供學習空間。」

  相反,香港視成績為最重要,令教育往往「目標為本」,「在香港行遊戲學習模式,教師內心都已有既定教學框架,會不斷drive(逼使)學生學多點、記多些。事實上,港童學習進度一直快於適齡學童所學。」

  反映港生學術能力、每隔三年進行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畫(PISA)早前公布最新評估結果,港生在科學能力排名,由上屆第二名急跌至今屆第九名,學界對此都甚為緊張。

  不過,該校校董、英基學校協會小學及幼稚園前主管高迪偉稱,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的芬蘭,其實對評估不太着緊,亦不會高調宣示排名,反而會為學生發掘到潛能,在非學術成績上有傑出成就而高興,反映兩地的教育文化截然不同。

  比較芬蘭與香港的教育文化,除了學習方式大相逕庭,兩地家長心態亦可謂差天共地,Vinci稱,「香港社會競爭激烈,事事都要鬥、要爭勝,所以從小就要催谷子女。」不過在芬蘭,學生學習動力不是為了「勝過別人」,而是挑戰自己,所以不曾有惡性競爭的心態。

  為了打造真正的芬蘭式幼稚園,天越創思國際幼稚園環境裝修依照當地校園設計。平日除了以單元教學,亦會預留逢星期五外出參觀,去太空館、博物館、超級市場、交通安全城等,更可衝出市區,到郊外接觸大自然。

  Vinci稱,芬蘭幼稚園生常常外出參觀,到附近森林探索,「通過hands-on experience(親身體驗),經歷五種感官刺激,學習變得立體。」她稱,芬蘭的幼稚園、小學,均着重親手讓學生做勞作,每名學生都有機會用木材做一張椅子,甚至建屋。

  雖然學校奉行芬蘭教育,但亦顧及學生升學需要,於幼稚園高班增加「聽講讀寫」之學習比重,做好升小銜接,務求學生可升讀心儀的小學,包括資助、直資或私立和國際學校。學校位處紅磡,現已開始招生,最快下月尾有學生入讀,半日制幼稚園學費每年達六萬六千元。

  芬蘭教育優勢處處,家長或許質疑是否適合子女?該校會於本月二十一日,舉行三場入學簡介會,有興趣的家長可於網上登記留位,進一步了解其學校理念、課程、班級結構等。

  若有任何家長關心的話題,歡迎報料。傳真:2798 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