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打到最後一關,總會遇上終極「Boss」,過程中最大挑戰及樂趣正是打倒他。曾是打機狂的九十後鍾培生(Derek),最終沒有選擇「爆機」,反而讓自己當上遊戲的Boss,一手創立HKEsports推動本地電子競技運動,由培訓職業選手到舉辦大型賽事,一步一步走來,建構他理想中的電競王國。

  猶記得暑假尾聲,亞洲博覽館舉行了一場大型電子競技比賽,全場三千多個座位爆滿,台上選手全神貫注,台下觀眾看得緊張,現場氣氛高漲。對於這次爭取將「League of Legends Master Series(LMS)」台港澳區職業聯賽移師香港舉行,主辦單位之一HKEsports創辦人Derek形容是前所未有,賽事辦得成功,猶如為本地電競行業注入一支強心計。

  儘管結果是意料之內,惟Derek在籌辦期間也感到壓力,且要克服重重困難,由版權傾談、門票銷售到宣傳平台,還有網線、消防、人流等場地問題,大家只看到擂台上的王者對決,其實背後是由多少付出與努力換來,言談間Derek依然流露出對舉辦電競賽事的熱衷,「一定會再辦,下一站好大機會轉戰澳門,希望營造到拉斯維加斯那種大賽氣氛的感覺。」

  在Derek眼中,電競不同於打機,而是近乎足球、籃球等運動,團隊在同級裝備下通過網絡平台公平競技,不受其他因素影響,選手們在這個層面完全是本能反應、腦力思維以及團隊精神的較量,理應如其他傳統職業或運動員般得到認同及尊重,他同時指出目前電競職業聯賽已發展得頗具規模,「全球分為五大賽區,團隊須由分區賽一路爭勝躋身十六強、八強,最後殺入總決賽爭取世界冠軍寶座。」

  說起與遊戲的淵源,可追溯到四歲那年,當時Derek在加拿大生活,有次隨母親探訪肥姐(已故藝人沈殿霞),碰巧欣宜正在玩超級任天堂,順理成章兩人一齊打《街霸》,而從首次接觸遊戲機的反應,原來可以看出一點端倪,「這是第一次媽咪搓麻將時我沒哭。」Derek回想當時反應也甚覺奇妙。與一般小朋友一樣,自此他愛上打機,同時發現自己在這方面頗有天賦,每次開始新Game很快便上手,不用看攻略,往往就能過關爆機。

  童年歲月,Derek確實花了不少零用錢購買遊戲盒帶,然而隨着網絡普及,還是中四學生的他已懂得從遊戲中賺錢,箇中關鍵是當時不少熱門MMORPG遊戲的虛擬貨幣及武器寶物,可以在現實世界轉售圖利,且有價有市,他不但活躍其中,還特地在內地聘請多名打機工人,專職幫他在遊戲中贏取貨幣寶物再轉賣,別以為蠅頭小利何足掛齒,他表示短短時間已有四、五十萬元進帳,當年真是一門生意,只是後來遊戲公司改變模式,封了漏洞,就再沒戲了。十八歲那年他又做買賣,但已不是遊戲寶物,而是學會了炒股票,惟發現回報期太慢,又改為炒期指,他直言當時很有決斷力及懂得自制,「一輸就Cut,不會過夜」,這段高風險期維持約半年,回報率高達十六倍。誰知轉過頭,又對投資炒賣感到厭惡,認為人生不一定用錢來衡量,決定要做些有貢獻的事,年輕人有時候真的好難捉摸。

  大學畢業後從美國回港,那時Derek仍未想幫手打理家族生意,「要回家的話,至少要在外面做出成績。」他自問未有本事,不過深信廣闊人脈,過去又替學生會辦過不少派對晚會,故決定投資開酒吧,經營沒問題,亦有盈利,唯一問題是做下來發現自己不懂面對客人,滿足感不似預期,於是乎又萌生出成立HKEsports的念頭,初時摸索涉足電競行業,也覺得難以說服到他人,某些人總有疑問,「以為我是二世祖,只會教小朋友打機。」

  他說被人白眼了兩、三年,但堅持了一段時間,對行業前景愈來愈充滿信心,且看公司由成立時僅六人,如今已擴展至逾百人規模,業務亦不斷擴大,由網絡遊戲轉播到舉辦賽事,開發自家衣飾,還有簽入及培訓旗下選手,交出這樣的成績,大概可還他一個不是二世祖的清白。

  電競是新興產業,在數碼新媒體(TMT)中也炙手可熱,但Derek坦言這不是賺大錢的門路,既要花錢簽入及培訓選手,又要搞視頻捧主播、捧網絡紅人,舉辦比賽有時甚至蝕住做,至少HKEsports仍未收支平衡,但他深信藉着電競而發展出的跨平台數碼娛樂生態,可以凝聚龐大的忠實玩家,正是核心價值所在,至於如何從用戶群衍生盈利,那是眼下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