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因電影《歲月神偷》效應幸獲保留的永利街一帶唐樓,當中由市建局租予社企「要有光」的六個單位,最近完成翻新至協助單親家庭自力更生的「光房」,並開始安排居民入住。針對近年的劏房設計,普遍缺乏「客廳」的元素,「要有光」在建築師義務協助之下作嶄新嘗試,將其中約三百方呎空間打造為「光房小天地」,為入住家庭提供溝通「聚腳點」,建立昔日的鄰舍關係,留住以往友好的歲月。

  「要有光」近年一直推出基層可負擔的「光房」服務,幫助業主以遠低於市值的租金,出租其物業予有住屋困難的單親家庭。最新完成翻新的六個「光房」,是位於上環永利街的保育物業,面積介乎二百至三百呎,設有廚房、廁所,適合二至四人家庭居住,目前已有十戶家庭入住,容納二十三人。

  因應永利街的唐樓間隔獨特,「要有光」首次未有用盡樓面作「光房」,在租用物業內撥出約三百方呎空間,並在建築師阮文韜協助作室內設計之下,以試點方式打造一個「光房小天地」,作為供街坊聚集的鄰里中心。該空間正中設置為餐桌,亦有獨立書架和書桌區域,希望營造良好的讀書氛圍,配合「光房」作為提升上游力的居所。

  「要有光」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余偉業表示,有別與過往的「光房」項目,永利街的「光房」集中於兩幢鄰近四層高的唐樓,締造有利環境去建立鄰舍關係。他認為,近年舊區劏房盛行,是業主「用得太盡、賺得太盡」所致,遷入的家庭普遍也感到羞愧,不願讓親朋探訪,容易導致人際網絡疏離,故希望善用物業空間,改善居民生活。他坦言:「客廳不是奢侈品,應是一個單位的合理設計元素,它不用一定要很大,只要令居民感覺到有小許空間就可以。」

  阮文韜表示,永利街物業的單位間隔,本身十分適合三至四人的家庭居住,因此改作「光房」時不需要「大執」,但在「光房」的經營模式中,家庭合住一個睡房,設計上不但要提供住宿,還要提供更多空間和舒適感,「解決生存問題不等於解決生活問題,『光房小天地』猶如村落的祠堂,為居民提供聚腳的空間,空內也因此有較多的陽光。」

  為了實現理念,阮文韜與其建築師事務所的另外三名建築師,除義務協設計「光房小天地」,還自行購買及設置空間內的家具,其中一名「拍檔」在過程中更親身入住劏房一個月,作實地了解。他笑說,設計時也特別翻看《歲月神偷》,「翻看時更不斷暫停、前進,留意到過往的住屋很多時也有一個夾層空間,故利用了過往智慧,創造出猶如碌架牀的設計,這是從電影中『偷橋』。」

  申請租住永利街的「光房」,須經由社工轉介,「要有光」會安排最有需要居於該區的家庭入住,以提高扶貧效益。至於租金水平,會按租客的負擔能力定租,不會偏離綜援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