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傳聞之所以有讀者,監獄電影故事之所以有觀眾,全因社會大多數人都沒坐監經驗,大家無從知道獄中生涯是甚麼滋味。香港坐過監的人好少寫自傳,獄中人更難得有雅興作文章,資料愈少自然愈有叫座力,但有一個監獄春秋往事不但多年來受人傳誦,更堪稱為香港歷史文化遺產一部分,這就是以聖士提反書院轉成的赤柱拘留營。

  我從小對赤柱不感陌生,因為這是監獄的代名詞,「出嚟行,預咗還」,犯了法當然要受懲處,名噪一時的「三狼案」主犯都是在赤柱監獄接受最終懲處,據聞自此之後香港再無如此冷血之綁架案重演。不過,聖士提反書院在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日佔時期,就更加嚇人,日軍在這裏用不人道手段對付被扣人士,軍人、醫生、護士,且曾被屠殺。由於事件太過殘忍,赤柱至今仍有好多相關鬼故事,真的嗎?

  《赤柱日治拘留營——鐵絲網內的三年零八個月(1942-1945)》作者是美國人,上世紀六十年代來港當教師,成為老香港,他非赤柱集中營的見證人,只是一位研究香港歷史的有心人,他跟多位曾被關在拘留營的人士做訪問,是非常珍貴的香港歷史部分。

  日軍對侵佔地的拘留者很冷血嗎?我小時候看《桂河橋》,覺得英軍戰俘除了失去自由之外,基本上保持了軍人尊嚴,英軍軍官更當上了管理自己隊友的責任。日本人也不錯,非常接近西方文明,最大爭議不外是命令戰俘修建那條桂河橋而受英軍反對。不過故事結尾有點出人意表,阿歷堅尼斯演的英國戰俘上校,竟然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和同情的不理性、濫用同理心的病態),阻止游擊隊去炸這條由英軍戰俘辛苦建成的大橋……

  本書作者有提過《桂河橋》這套電影對西方人士的影響,不過很不經意的指出,電影是虛構的。赤柱拘留營的真相又如何?作者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跟被拘留人士訪問時,對方很激動,不過他們沒流淚,只聞歡樂笑聲!看來赤柱比想像中更似「度假村」,而非一所煉獄。

  我用心看一看,赤柱不是集中營,是拘留營,英文是Civilian Camp,不是Concentration Camp。我還沒有告訴大家,這個三年零八個月的赤柱拘留營,主要是「招呼」非華裔的同盟國平民,拘留代表是香港高官輔政司詹遜,而這位形同CEO的拘留營代表,雖然表現不太受被拘留人士讚賞,可是他幹了一件最有價值的事,就是在日本投降,英軍未返香港這塊殖民地的空檔期間,搶先在赤柱成立英國文職政府,避免香港被劃為盟國遠東戰區總司令接收,這樣可確保香港戰後一定重回英國的「懷抱」。

  本書沒有太多你所想像的拘留營驚慄事迹,你看到更多的是沒有中國人份的拘留營,十足是外國人俱樂部,內有健全的社區組織,包括有教育和宗教服務。當然,戰時物質匱乏,戰前在香港養尊處優的外國人,不可能要求日方安排早餐、上午茶、午餐、下午茶、晚餐,再一點消夜,他們所得的食物也非不公平,作者表示與日軍的伙食差不多。醫療是一個大問題,但是被關在赤柱的三千位外國人,有很多苦中作樂的機會,例如有「莎劇」上演,又有港人創作的音樂劇,還有芭蕾舞表演,全都是由營內人士參與,不過,玩還玩,日本人是有紅線劃下的,如果有人趁這種文娛活動,夾帶某些政治信息,日本人就會不客氣,好像有人在表演魔術時順手向鏡頭舉起「V」字勝利手勢,便犯了大忌,日方馬上禁止相關聚會一段時間。

  至於在營內搞反日活動,滲透「重慶分子」(中國特工)就是直接找死了,日軍絕不手軟!1943年,赤柱有一輛貨車駛往聖士提反碼頭,幾個歐洲人士下了車,他們喊叫︰「再見啦,孩子們」,最後走到山坡,跪下接受槍決。隨之而來更多消息在赤柱流傳,有營友感歎︰「謹慎行事成為英勇中重要的一部分。」讀到這裏,我對赤柱拘留營終於有了一個明明白白的概念︰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最後,祝願世界和平,永無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