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退出,引爆了小小炸彈,隨之而來是質疑中期報告,和要求改革監警會機制。有政治化妝師笑言,這個自找麻煩的結果在委任專家小組時已可預料。

  有辱無榮 專家走人

  監警會搞出大頭佛,化妝師形容是本屆政府典型的出事模式。現屆政府用人喜歡委任鴿派精英,講究包裝,和國際接軌,形象型型仔仔。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是大狀,手腕圓滑,正是這類叻人的代表。只不過,在委任他坐這個位時,本地政治氣候仍然風和日麗,可能未必諗過會有今日難打的硬仗。

  查警察成為今次反政府運動的戰線熱點,監警會變成風口浪尖,各方反對力量來勢洶洶,的確未打已令人面青。看到這個形勢,梁大狀決定請援兵,這個做法過去通常都有效,然而今次這招一出,化妝師就認為不妙,原因很簡單,今次成場風波,西方一面倒站在示威者立場,這從媒體報道可見一斑。警方濫暴已經未審先判,外國專家答應加盟,但上了船睇清楚就發覺不對路,從專家立場看,替政府說公道話肯定有辱無榮,為何要將自己的名譽資本押上去?

  監警會和專家小組腳震震,令他們更震是特首接受訪問,聲言是否會再調查,要看完首階段報告。此話一出,豈不等如把監警會的首階段報告變成箭靶?化妝師話自己若是成員,肯定第一時間就係諗點樣脫身。

  為求過關 或和稀泥

  監警會的處境,令人想起之前替政府寫報告的名人,包括學者周永新和公職王黃遠輝。前者寫退休保障的報告,結果寫成不用,惹來揶揄;後者的覓地報告被各方狠批,裏外不是人,外國專家不想做「老外版周永新」或「老外版黃遠輝」,適時抽身就可以理解。

  請外國專家變了自尋煩惱,梁大狀總算是義氣仔女,這兩日仍然出面撐下去。未來最大的考驗,仍然是報告怎樣寫?現時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除非報告狂插政府或警方,否則反對派必然不會收貨,屆時必然有一波又一波的攻擊,無論梁大狀抑或政府都絕對不會好過。

  梁大狀怎樣寫報告呢?化妝師認為,他要大力插政府有一定難度,一個做法是和稀泥,把燙手山芋大力拋回給政府,這樣做雖然難免被鬧,總好過被烈火焚身。既然政府已事先張揚會成立檢討委員會,就不妨兩個山芋一起煮。

  渲染警暴 先搶高地

  究竟梁大狀是否會拋山芋,現在言之尚早。他是有智慧的高人,從這兩日他出來的應對,仍算是急而不亂,保持到章法,或者可以想出更佳的應對方法。特區政府處理今次風波傾向避戰,反對派就主動出擊大力渲染警暴,搶佔道德高地後就不斷進攻,當面對報告發表這個超級炸彈發動的一輪總攻,特區政府只要行錯一步,隨時就被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