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京都,趕及觀看京都國立博物館的《三十六歌仙》展──一個日本國寶離散與團圓的故事,通過鑑賞和歌與日語假名書法,細看日本人凝聚在色彩與文字中的獨特感性和美學意識。

日本「三十六歌仙」,是指平安時代中期的和歌詩人(歌人)藤原公任(966年至1041年),在其歌集《三十六人撰》中列舉的三十六位頂尖歌人。此後,三十六歌仙的和歌文化流芳百世,以他們為題材的肖像畫「歌仙繪」隨之普及。其中在鐮倉時代(1185年至1333年)繪畫的《佐竹本三十六歌仙繪》,被視為日本國寶,它經歷過一段被支解離析的遭遇。

由明治後期到昭和初期,不少大名家族衰落,他們被逼出售家傳之寶。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經濟形勢惡化,一個大名家族在1919年被逼放棄《佐竹本三十六歌仙繪》畫卷,但索價奇高,沒有任何一名收藏家能夠獨力購入。一群茶人、收藏家和財閥商議之後,為免國寶流失國外,妙想天開,把捲軸分割成三十六件,以極高但仍能負擔的價錢,由各人抽籤決定每一件花落誰家。這個支解國寶的做法,成為重大新聞,震驚全國。

一百年過去了,昔日解體國寶的舉動,現在回頭看,出於無奈,但留得青山在,三十六個歌仙繪畫被裝裱為掛軸或斷片集冊,供人欣賞。除了歌仙肖像,洵美的裝裱也成為後世的鑑賞對象。當然,三十六歌仙的美學重點,一是畫,二是短歌,三是假名法。每一幅畫,都是一名坐下的歌仙,細膩的筆功,淡雅的用色,描繪每一名歌仙的性格。所謂和歌,是日本特有的詩歌形式,相對從中國傳入的「漢詩」,一首和歌由「5.7.5.7.7」共三十一個音節構成,吟誦的題材主要為四季景色與戀愛心事。至於假名畫法,包括連續不間斷書寫一組文字的「連綿體」和不對齊行頭、多處留白的「散寫」方式,蘊含書寫人的風格和審美意識。

三十六歌仙中的唯一女性小大君,一頭長秀髮在風中飄揚,上面有她作的和歌:「櫻花樹下吹過的風不寒冷,天空不曾知道的雪,正慢慢飄下。」文字流露含蓄而清純的美,不知以日語詠唱,韻味是如何高逸呢?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