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究竟有甚麼內容?看看那個超長的副題︰「二十三款經典文具『進化論』,圖解文具的構造、形狀、演變歷程,譜出浪漫文具文化史!」,你就明白了。

  日本「匠人精神」令人敬佩之餘,他們的「奇巧淫技」也教人醉了,好像這本由兩位文具迷創作的文具圖鑑,教我們目瞪口呆,原來文具有那麼多細節,可以有那麼多功能。事實上,日本人極之細緻的微觀生活態度,已經昇華到一種信仰,相對而言,我們是差不多先生,乜都無所謂,兼且乜都得!如是者,我不羨慕娶得日本女子為妻的香港人,反而佩服嫁去日本的港女,你可以服侍到一家上下,並且能夠達標的話,真是不簡單。最簡單,例如是一支鉛筆,你估日本人眼中是甚麼的模樣?他們可以從材料、書寫原理、不同持筆法、保養維修等等,皆盡在其觀察之中,對於鉛筆之所以是鉛筆,一切了然於心,想像你是日本媳婦,日常照顧子女做功課,你估擺出個「中國虎媽」架勢就可以母儀天下?你個仔忽然問你,依家小學生使用「2B」鉛筆,定「HB」好呀?然後到你個日本奶奶同你講︰「習字鉛筆」同「兒童鉛筆」有何分別,低年班學生用剖面六角形那種鉛筆,是否比三角形鉛筆更好?點解呢?

  如是種種,你是否覺得日本人是不是「變態」㗎!非也,人家的態度跟你不同而已,我們還未去到人家的高度而已。換個角度,日本人看香港人是是但但,求求其其,混帳到用了幾十年鉛筆不知為何物,才真的是「變態」!想不到我看書看到一半就產生以上複雜矛盾的情緒,敬請大家諒解。

  講開又講,我忽然好記掛十幾年前一位女同事。這位長髮姐姐是坐在老闆門口外邊的一位文員兼助理,諸如此類的同事,之不過,這位師姐好識走位,凡文件交入去給老闆,她就自己執行QC職務。當然,老闆多個把關人,可以替佢分憂,尤其有我等大頭蝦團隊成員。長髮同事最叻是幫人改錯字,如果非重要正式文件,她會好嫻熟地用塗改液(日本名修正液),即是白色嗰種,改到不露痕迹,但是她旨不在為我們護短,主要表演她的塗改技巧,但凡有錯字給她看到、改過,一定會「爆響口」,以示她「勞苦功高」。據聞長髮同事後來升職當了秘書,不知近況如何?

  其實我好憎塗改液,一來我不曉用,塗到不知幾肉酸,若干年後,全世界進入個人電腦,甚至移動通訊時代,已經好耐未有接觸過,想不到翻開本書,有一章節專門講塗改液的前世今生,與不同種類之正確使用方法。唉,此刻可講相見恨晚,早有此秘笈,我就不會受制於人啦!塗改液這門刁鑽產品,不是日本人發明,而是貌似粗枝大葉的美國人發明的。

  一位名叫貝蒂‧葛蘭姆的銀行秘書,因經常打錯一個字要全部重打,搞到心火盛,「這真是太麻煩了!」,因此發明了將錯誤的地方塗白的塗改液。1951年,這解決打字煩惱的改錯產品以「Mistakeout」(消除錯誤)為名,正式成為商品,後來公司成立,成功建立「Liquid Paper」品牌。時代是進步的,「修正液自誕生以來一直以塗刷的方式使用,但是1983年,Pentel推出從筆尖擠出來的『本體擠壓式』修正液,由於適合修正細處大受歡迎。」不過,更醒的當然是日本人,1989年,更具革命性的塗改工具由SEED株式會社「推出修正帶(KESHI WORD),壓住要修正的地方再拉表,就有白色的修正帶轉印過去。由於修正帶本身就是乾性的產品,不必等液體變乾,立刻就能重新書寫,可說是劃時代的製品。」

  從以上一段修改文字工具革命史可以看到,為甚麼美國上世紀八十年代要出盡力打壓日本,從經濟到科技都要將之趕盡殺絕的原因了,事關日本人既有改良意識,又有青出於藍的創意,美國如果對此對手掉以輕心的話,隨時被日本後來居上,取而代之。

  儘管今天已經無人再說Japan as Number One,日本依然是一個模範國家,本書教你如何活用記事簿和報告用紙,就是值得推介。我們時刻都用智能手機、電腦的同時,不妨多用「實體」工具,你將會找到意想不到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