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藝術學院學畫的女孩子,應不少於男子。她們有才華,有創意,筆下作品不論氣勢或筆法,常予人驚喜。不過,時光倒流回到百多年前,那時的女性,要麼操勞於農耕家務,要麼忙於相夫教子,哪有心力思考油彩或畫布之類的事情?

不過,那時偏偏有一群特立獨行的「女漢子」,不憚於打破成規、挑戰俗世目光,在彼時男權主導的藝術世界中,勇敢陳詞並發聲。如今,正在德國柏林舊國家畫廊(Nationalgalerie)舉辦的女性藝術家群展,取名《為了被看見》(《Fighting for Visibility》),關注1919年之前女性畫家及雕塑家的創作,從德國分離派到俄羅斯先鋒藝術,從十九世紀下半葉的風景畫作到用筆坦蕩的自畫像及肖像畫,雖說風格各異,卻都是十足自信的表達。若掩去畫框下方藝術家的名字,我們恐怕很難認清:那些率真恣意甚至生猛的畫作,竟並非出自男畫家之手。

展出作品中,我尤其喜歡Sabine Lepsius的自畫像,以及Paula Becker創作的戴帽小女孩肖像畫。Sabine出生於一百五十年前,與她的丈夫同為彼時出名的肖像畫家。兩人的才華不分伯仲,甚至以畫賺錢養家的能力也不相上下,志同道合,夫唱婦隨,一時佳話。有才華,有名氣且多金,無怪自畫像中的Sabine,慵懶神情中透出十足自信。相比之下,比Sabine略晚二十年出生的Paula,則沒那麼幸運。

Paula為了學畫,被逼與丈夫分隔兩地,甚至不願生育,僅活了三十一歲便離世。這般執着,今時今日尚有人難以理解,在百多年前的社會語境中,更是另類無疑。Paula畫中常有花,有美麗的胴體和純粹的目光。或許,她並非為柴米油鹽而來到這世間匆匆一程,而只是為了藝術?

文:李夢 圖:柏林舊國家畫廊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