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伯新是少有現身昨朝晨課的練馬師,大部分時間留守烽火台二樓,全朝談笑風生,心情極佳。事實上今次伯廄出馬不多,卻不乏餐士馬,例如上仗露光的「明月千山」,該仗若非受困,或已一擊即中了,新哥亦表明對此駒高度重視,因為出試期間他都睇實唔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