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地亞(Cartier)向有「皇帝的珠寶商,珠寶商的皇帝」的美譽,品牌始創自1847年,至今擁有逾一個半世紀的悠久歷史,其享譽世界的創作風格,正是皇室貴族,又或喜愛珠寶的普羅族群,為之鍾情的一大重點。多年以來,品牌團隊一直努力地將取材自不同地域的特色元素,融入作品之中,並創製出專屬的經典名作,以及推陳出新的現代珠寶作品。一系列特意製作的短片,恍若帶領大家走一趟環球旅程,藉以細說源自卡地亞的美藝發展故事。

  「Jeanne Toussaint, La Panthère」是首個篇章的主題。美洲豹一直是品牌的標誌性象徵,而Jeanne Toussaint(1887-1976)乃卡地亞創意工作坊的創始總監,更是一手創作美洲豹造型珠寶,並使之成為跨世代經典的靈魂人物。同時,她亦是品牌產品設計的繆斯。Jeanne是一位具有時尚品味與突出的個人風格,勇於創新又熱愛嘗試前衞事物的當代女性,正因為性格果敢跳脫,所以她也擁有La Panthère的暱稱。Jeanne本身很欣賞卡地亞的珠寶,也是品牌的顧客,早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已認識品牌家族第三代成員Louis Cartier,亦即是當時的品牌設計主帥,二人惺惺相惜。正因如此,造就了Jeanne早在1920年代已加入卡地亞工作,自此展開為品牌譜寫華麗傳奇的歷程。

  第一章的影片,道出於1933年至1970年間擔任卡地亞藝術總監的Jeanne Toussaint,如何以她的Toussaint Style影響當時的富裕階層女性。中國、波斯及印度的文化藝術元素,多色彩的寶石配搭、靈動的鱷魚、蛇等動物,均啟發她的設計靈感。首款以美洲豹為造型的寶石胸針,就在1948年正式誕生,翌年再創作了為人熟悉的藍寶石美洲豹胸針,即英國溫莎公爵夫人擁有的那枚標誌性胸針。源自Jeanne Toussaint、凸顯自由與動感的珠寶設計風格,對品牌往後的作品,帶來深遠的影響。

  品牌與英國皇室淵源甚深,常聽到的一句「皇帝的珠寶商,珠寶商的皇帝」(The Jeweler of Kings and King of Jewelers),正是英皇愛德華七世對卡地亞的讚譽。第二章的影片,就是帶領各位回到二十世紀初,探索這個法國品牌在英國的發展歷程。

  自1902年開始,品牌的作品已融入英式格調的設計元素,並於倫敦設專門店。兩年後,品牌榮獲英國皇室授予御用珠寶商的保證書。到了1909年,專門店搬到匯聚高級奢侈品與時尚品牌的新龐德街(New Bond Street),當時只有二十二歲的家族成員Jacques Cartier,他是Alfred Cartier的兒子,基於父親曾旅居英國,Jacques亦步其後塵移居倫敦發展,專責管理當地業務。去年這家歷史悠久的英倫旗艦店經全新裝修後再度開業,帶來更豐富的創意珍品。逾百年來,夾雜幽默與玩味色彩,同時又高貴優雅的英倫風格,一直都可在卡地亞作品之中找上。

  1860年,首位來自俄國的客人到訪位於法國巴黎的卡地亞,他就是Prince Saltykov。王子的大駕光臨,令品牌與俄羅斯皇室結下不解之緣,而狄米崔大公爵的女兒Maria Paviovna,當時的時尚指標人物,同樣是卡地亞其一知名貴客。品牌自1904年開始探索俄國風貌的旅程,當地甚為流行的琺瑯工藝、民俗色彩頭飾,以及創新又豐富的色彩設計組合,都深深影響了珠寶首飾的創作。值得留意的是,俄式風格的珠寶都會採用大量的彩色寶石作為主石素材,當中尤以藍寶石的曝光率較高。直至今天,不少高級珠寶系列的設計,都有取材自品牌典藏中的俄風作品。例如於2015年推出的Romanov手鐲(見左圖右下方),粗線條設計的鑽石手鐲上,鑲有一顆重達197.8卡的Cushion Shaped Rose Cut錫蘭藍寶石作為極度搶眼球的主石,這顆巨型藍寶石本來是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皇后Czarina Maria Feodorovna所擁有,品牌將之用於高級珠寶系列的全新設計中,甫登場已成為新時代的標誌性名作。

  此外,由Pierre Cartier所創作的Whirlwind設計風格,正是從俄國貴族衣着中的喱士得到啟發,他早於1800年代首度選用鉑金(Platinum)作為貴金屬素材,並將之打造成喱士般的瑰麗花樣外觀,以之製作的鑽石或寶石冠冕,輕盈、精緻、華貴,深受皇室成員的鍾愛。另一方面,Pierre Cartier又特意安排工匠學習俄國珠寶製作的傳統工藝,尤其寶石雕刻的技術,其後品牌所推出的多款動物造型飾品,就是衍生自這源遠流長的匠心藝術,而栩栩如生的別致作品,也正好吸引皇室貴族的歡迎。是以1907年,Pierre Cartier榮獲俄羅斯帝國授權成為指定的珠寶供應商。

  Louis Cartier於二十世紀初,已經對充滿神秘與獨特魅力的中東領域感興趣,其中的伊斯蘭藝術,更誘發他探索異國文化的好奇與熱忱。本身熱愛藝術,又是不折不扣的收藏家,他經常會到博物館欣賞藝術品,也從中尋找靈感。一次在巴黎的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參觀,就被當中源於中東的Islamic Arts藝術展品所吸引,那些精細之中帶幾分奧妙的圖案設計,令Louis Cartier大開眼界。他遂跟弟弟Jacques Cartier計畫將東方藝術特色融入品牌作品,而Jacques便於1911年,首次前往波斯灣搜購珠寶素材的旅程中,積極與當地人士交流,努力地搜集資料,他以文字、繪圖,甚至利用相片等不同方式,將所見到的地方藝術盡量記錄下來,以方便回國後與Louis及設計師團隊分享。在該次旅程中,Jacques還發掘了優質天然珍珠,因而造就了品牌隨之推出更多以珍珠為設計主角的珠寶作品。

  從中東地域見識到的建築、室外室內的裝潢設計,當中採用的圖案、色彩配搭,以至波斯的針織品設計,一一成為啟發創作靈感的新穎元素。Louis Cartier跟他的設計團隊亦以開放大膽的態度去嘗試,結合東方美藝與現代感的創意,成功為品牌帶來更豐富又具特色的經典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