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已故富商何東爵士長孫何鴻章的兒子何豹,〇六年以父親成立信託受益人身分入稟高等法院,民事控告去年離世的「十姑娘」何婉琪九八年將信託名下的一幅新界地皮以低價賤賣,違反信託人職責,且損害何豹及其兄弟姊妹作為受益人的利益。案件昨在高等法院開審,法官質疑何豹僅依賴地皮交易紀錄,無法推算出三年前的估價,且對何豹不直接提告擁有公司控制權的父親,反而針對信託人的決定感到疑惑。

  原告何豹,其父親何鴻章生前以其名下公司Hotung Investment (China) Limited(下稱HICL)成立信託基金,持有資產並將眾子女列作信託受益人,被告「十姑娘」何婉琪為信託人之一。

  原告方代表大律師ALDER Edard A.G.指,測量師九八年為涉案位於上水的地皮進行估價時,忽略了毗鄰其餘兩幅地皮的發展潛力,導致地皮以賤價賣出。雖原告未有再安排測量師,重新估算上水地皮於九七年的價值,但根據成交記錄,該三幅合併地皮三年後以逾兩億八百萬元賣出。惟法官質疑,土地價格波幅九七至九八年間曾出現劇烈變動,原告以三年後的交易價,未能合理地推斷出當年的估價。

  何豹在庭上供稱,他自〇一年接任HICL公司董事,才知悉自己與一眾兄弟姊妹是信託的受益人。何豹形容其父親在管理生意上是一個「控制狂」,雖然何豹是公司董事,但控制權基本上由父親擁有,當何豹知悉HICL蒙受損失,一度設法透過增加股權以增強自己在公司影響力,企圖扭轉局面,但考慮到父親的強硬形象,先入為主已覺得提議會被拒絕。

  法官質疑,既然公司控制權在何鴻章手上,為何何豹不直接提告其父親。「十姑娘」代表大狀殷志明亦提出近似質疑,指何豹僅因為覺得何婉琪與其父親關係親密,才決定從信託人入手,要求增加自己公司股權。但何婉琪的信託人身分是並非代表HICL,而是代表何豹及其兄弟姊妹,且她與何豹一樣,在公司沒有控制權。

  案件編號:高院民事 一二一六 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