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兆輝和巴度極速開齋,希威森來港多時仍未開胡,心情如何可以想像,猶幸他未有自暴自棄,昨朝晨課五時二十八分已現身操馬,也是唯一早到的外籍騎師,而他試「甲烷」亦相當吸引,一來他多番拍頸顯得好滿意,二來課後又同霍利時傾談近十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