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很新、很潮的書,把廣東話「裁剪」成一本迷你民俗百科全書,內容很多來自我們熟悉的香港,和記憶中的香港。

  我記得年輕時的香港很威水,跟東南亞同業在外國場合交流,他們都識幾句Hong Kong Pop,我反而跟不上口,曾經有韓國年輕女士,用標準廣東話跟我大談劉德華的《九一神鵰俠侶》,然後說王祖賢好漂亮。翻起這本書,我憶起香港昔日的黃金年代,當年,哪有甚麼韓劇、泰劇?我們都以香港歌、香港電影、香港劇自豪,唯一例外是日本,我沒有遇過很迷、很愛香港的日本人,到了很後期,Stephen Chow(周星馳)崛起,日本才有一位起了名叫「馳星周」的娛樂小說家出現。我愛香港,更愛香港上世紀八十年代,因為當年我只表明I Come from Hong Kong,當堂覺得自己好有型!

  閒話少說,我想在這裏補充一下這本書沒有介紹香港黃金歲月的廣東話資料──閃卡,這是香港樂壇風光時代的一種衍生商品,也是演藝明星宣傳的助攻武器,旺角彌敦道某商場是閃卡勝地,一有某明星閃卡推出,就有人通宵去門口排隊,除了是明星魅力十足之外,更因為閃卡原來是「限量發售」,於是有炒價。遺憾的是本人從未擁有或藏有過任何一張明星閃卡,因為找不到葉子楣的。

  日本是香港的大佬,香港人好崇拜日本人和日本文化,香港樂壇盛世與日本歌脫離不了關係,一個中島美雪養起幾個天王天后。香港上世紀八十年代,識英文好普通,你話畀人知識日本語,就認真有型啦。我有位師弟畢業幾年無見,在銅鑼灣碰面,原來他已經起了個日本名畀自己。說了那麼多,其實我想介紹當年一個好Hit的日式中文名詞,叫做「寫真集」。

  讀大學年代,宿舍有兩種「係男生都會收藏」的印刷品,一是香港武俠漫畫,二是日本美少女寫真集。最著名的是宮澤理惠那一本,而我有的一本是友坂理惠,於是有位師兄指住我笑,人買日本寫真,你又買日本寫真,點解你買嗰個「理惠」㗎?我問︰「有甚麼不妥?」師兄話︰「友坂理惠花名叫『有板你睇』,即係無嘢你睇,得塊板,想睇嘢,梗係姓宮澤嗰位理惠吖嘛!」明,不過,這類私人藏品應該沒二手炒價市場,你要我買宮澤嗰本做乜?我鍾意友坂,是因為《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套日劇呀,師兄。

  香港盛世之年,有好多小食文化是本書沒有收錄的,於是我趁此機會跟大家懷舊一下。話說三、四十年前並無手機和社交網絡,全港九有乜美食蒲點,亦無報紙、雜誌推介,全靠個人四處遊歷發現。當年,車仔麵是沒有店鋪的,最有名、最好食的都是手推車檔,觀塘有一檔車仔麵我認為是九龍區Number 1(因為無去過港島作環島比較),不單止有齊咁多樣料,這檔手推車體形特別大,成架坦克車咁大架。車仔麵原本不設牛雜,這一檔有牛腩、牛雜,我試過點齊八個餸,食足二十分鐘始完成,為我個人的車仔麵紀錄!

  說回這本書,作者資料搜集很細膩,例如關於香港出名長命斜馬路資料。我有位親戚住在筲箕灣,中學就讀於在柴灣長命斜某校,據說,這條長命斜周不時考起港島之巴士,親戚話,好多巴士上斜停站,想再開出已經不行了,原因巴士已經無力再行。我住在九龍,好難想像有這個景象,及至有一年我做新牌仔,駛車去到黃大仙沙田坳道,我始知最長命又最斜的馬路可能在九龍,而不是在港島。

  講起街名,真的是不說你不知。中環有一條名叫士丹頓的街,聽個名好似好洋化,甚至你會聯想這是一位跟士丹頓同是美少年的典故,殊不知這條在奧卑利街附近的街,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是庵、寺、館之集中地,所以又名「師始街」,即是滿天神佛。街中正氣的是士丹頓13號,原址是乾亨行,為「興中會」創會總部,即是孫中山的革命地盤。這條街別名「卅間街」,點解有如此奇怪之名?原來話說以前有位富商一口氣在此街買了三十間樓而得名。今天不算甚麼了,我聽講幾年前有香港人在某大灣區城市買下三十幾個單位,原來係「碎料」,因為內地有一幫叫做「溫州炒樓團」,購買力是逾百個單位,然而,無人會改個街名紀念他們的創舉。

  本書很好看,周末適逢我坐高鐵遊大灣區,決定帶埋去,以作旅途解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