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個星期,反政府陣營發起「大三罷」,引發多區堵路、堵鐵,不少主要幹線包括紅隧、吐露港公路等陷入癱瘓,港鐵和巴士線都受到嚴重干擾。一班政商界猛人談起這幾日的社會狀況,坦言港人敬業樂業的精神的確令人出乎意料,甚至有點估計之外。

  上深圳坐高鐵到九龍

  有政商猛人說,無想過原來港人對工作的態度原來這樣專業。如果說他們喜歡上班,不知是不是很準確,但肯定一點是大家都很重視上班。在上周一、二發生嚴重的交通障礙,不少人見到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時間走回家中休息,而是設法轉換不同交通工具,希望能夠回到工作地點。由於交通受阻,他們翌日不是通知上司遲點到達,而是早點出門。

  他說,這些努力上班的市民,不但是四、五十歲以上的成熟一族,很多年輕人都一樣,所以形成街上人頭湧湧的上班洪流。由於上班人流,大三罷不太成功,網上就流傳有人呼籲既然港人這樣喜歡上班,不如就發起阻人下班的行動,結果卻不太成功。

  大家千方百計上班,於是流傳出各種「奮鬥」故事,有人在上周初因為吐露港公路被阻,呆在車上一段時間後徒步離開,結果花了七、八個小時,翌日仍然繼續想辦法返寫字樓。有人為了到九龍上班,想到先乘車到深圳再坐高鐵到九龍。

  自社運爆發以來,政團不止一次發動罷工罷課,但罷工始終不成氣候,參加的人不多,最後都要出到阻人上班的招數,最後都是收到反效果。之前一些堵車做法,惹起不少市民不滿。這次的做法更加極端,包括以投擲汽油彈等方式干擾鐵路運作,在天橋高空拋下重型物件造成險象等,重要的運輸大動脈如吐露港公路、紅隧被阻斷,引起的反彈似乎更大。

  社運支持者也有保留

  過去,政團都高調參與呼籲罷工、罷課,然而,在今次大三罷,政團公開支持的聲音不大,對阻塞運輸大動脈的聲援同樣很微弱,不排除是政團都感覺到這些極端做法在民意上得不到支持。

  在外國工會勢力強大,他們發起罷工,會派人阻止其他人上班。這種做法在外國可行,但多數都是行業內的行動,較少無差別的全面干擾。在香港,工會行動不普及,反對政府人士今次發起大三罷,事前沒有很明顯的理據,有點師出無名。當不少人無意參與時,黑衣人以極端做法去阻礙其他人,變成妨害他人。港人愛不愛上班或許有爭議,但港人愛自由相信很少人會反對,當中也包括選擇上班的自由,黑衣人強逼他人「被罷工」,等如變相剝奪他人的自由,這種做法連很多取態較溫和的社運支持者,都不一定表示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