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本地結合詩歌與音樂的表演愈來愈多,本月初就有《台灣月》節目之一《噪/樂之間:香港×台灣詩加音樂會》剛舉行完畢,「心中有歌,發聲為詩」,帶來本地跟台灣的詩人、音樂人的跨界演出,接下來亦有已辦至第六屆的《香港國際詩歌之夜》,除了詩歌朗誦會、討論會,還以五場音樂會成為亮點,不僅讓創作人,還給觀眾得到越界體驗。

  「在香港,詩和音樂的合作多得很。」現任《香港國際詩歌之夜》執行總監宋子江說,本地的詩歌與其他藝術範疇的跨界合作,約從梁秉鈞(也斯)開始,「他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很多。」他覺得香港有一個很好的跨界土壤,文化多元,不同範例的創作人對於跨界合作,有着開明、開放的態度,覺得大家可以嘗試一起玩、一起摸索,「外國卻不一定如此。」

  可有今屆跨界音樂活動推介?他想也不想便說:「十一月二十三日(六)晚上,在香港大學莊月明文化中心303劇院,有一場多元的音樂表演,其中最突出的,是人工智能歌手YONA。」「她」由現居英國的伊朗籍音樂製作人、電子音樂家艾什.古沙(Ash Koosha),與新媒體藝術家Isabella Winthrop,合作創辦的人工智能概念公司Auxuman,所研製出來的虛擬音樂人。「人工智能演唱在香港較少見。」他笑說,每場音樂會都各具特色,十一月二十日(三)那晚,亦有來自英國的實驗音樂家及作曲家克里斯托福.卓別林(Christopher Chaplin)獻技,他正是著名默劇大師卓別林最小的兒子。

  曾發表四本詩集和多本詩歌翻譯的宋子江,是《聲韻詩刊》主編,也是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顧問(文學藝術)、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顧問,約二〇一三年底開始於《香港國際詩歌之夜》擔任職務,他笑說,詩歌朗誦會如有音樂、視覺設計等助力,會變得非常精采,「不是自誇,我去過世界各地不少地方的詩歌節活動,《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的詩歌朗誦會,是最精采的。」

  事實上,《香港國際詩歌之夜》自二〇一七年起邀請了本地知名音樂製作人李勁松擔任音樂總監,大大強化活動的音樂元素,去屆參與詩人,亦包括詞人、音樂人,好像周耀輝、崔健等等,今屆也再有內地著名失明民謠歌手周雲蓬參與其中,「詩和詞,關係緊密,我們覺得詞人也是詩人,不應區分甚至排除。」他說,所有詩歌都有其語言節奏,而節奏便是詩和音樂之間共通之處,雖然不一定每首詩都以音樂方式表現,「但我們相信每一首詩,經過改編,都可跟音樂跨界。」香港詩歌節基金會亦有出版由李勁松監製的《詩歌與聲音》CD合輯。

  香港詩歌節基金會主辦、兩年一度的《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由著名詩人北島於二〇〇九年創辦,以香港為大本營,今年辦至第六屆,也標誌着成立十周年,宋子江說,今屆將進一步向內地擴張,五十多位世界知名的詩人與音樂人,將聚集於本地多個大學校園及藝文場所,為觀眾帶來一連串以詩歌碰撞歌樂、舞步、多媒體等跨界藝術體驗。香港主場活動結束後,十座中國城市將接力舉行詩歌雅敘,延續詩興,他們這次跨進內地的足迹,也是歷來最多。

  而《香港國際詩歌之夜》跟國際上其他詩歌節最大不同之處,是每屆都有一套大型出版物發表,為每一位參與詩人的作品,進行翻譯,並出版詩集,其中至少中英兩文,部分非以中英文寫作的詩人,其詩集裏則三文並置,均由專門翻譯詩歌、大學外語教師負責翻譯,「事實上,大部分的參與詩人,都不是以中文英文寫作,有些來自南美,有些是歐洲不同國家,可見《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的國際程度相當高。」除了內地、澳門,他希望《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的活動,日後可以伸延至台灣、馬來西亞等地。

  「香港有一個相對自由開放的環境,為國際詩歌交流,扮演重要的橋梁角色,比起內地、台灣的同類活動,《香港國際詩歌之夜》規模大得多,如果沒了香港,《香港國際詩歌之夜》是無法做出來的。」而本地詩人也具水準,不比世界各地其他詩人遜色,但談到局限性,他為指香港的英文詩創作人備受忽略,本地中文詩創作人跟他們也缺乏交流,另外香港詩人亦欠缺曝光度。

  說到底,要讓香港詩人,以至國際詩歌在香港繼續發亮,當然不止一晚一夜一周的事情,而且也須公眾更多關注,讓群體壯大。「期望香港詩歌節基金會舉辦更多詩歌活動,讓本地詩人繼續跟國際詩人交流,以至在國際詩壇增加曝光度。」

作者:水月一

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