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社會運動觸發全球關注,有段時間贏得不少支持和同情。然而,隨着美國態度暗暗改變,加上運動朝向非理性和暴力化,外界的風向似乎也默默轉變,對社運的支持似乎有所減退,甚至出現暗中抵制的情況。

  燒平民片段太嚇人

  美國眾議員通過《香港人權法》,然而在參議員遇上阻力。美英近日對示威中的暴力明顯有戒心,開始劃清界線,在要求警方克制之餘,呼籲要和平示威。有政商名人說,今個星期有黑衣人潑易燃液後點火焚燒平民,美國媒體都有拍到片段,但只是播到點火一段就停播,估計是覺得往後內容太殘忍不宜播出。從拍攝的角度,不排除當時有可能拍到點火者。

  在點火燒平民的暴行發生後,網上有人刻意散播各種流言,包括指被燒人士是特技演員或場面經過安排。這些大話或者可以令選擇相信的支持者認同,但就無法騙得過外國的傳媒。這些片段顯然令到外國公眾看到運動的變質和惡化。過去,外國媒體鏡頭主要集中拍攝警察鎮暴,現時就多了黑衣人向警察箭射之類的消息。

  香港的示威趨向暴力化,令外國開始顧慮對本國的影響。社會運動由反修訂逃犯條例開始,到修例徹底撤回後,變質成時代革命的政治訴求。在國際間掀起了效應,像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一度與香港遙相呼應。然而,西方社會普遍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冷待加泰的分離傾向,以至對大力打壓噤聲。在這種尷尬處境下,對香港社運就不能太過雙重標準,特別是當運動變成無差別毆打平民和破壞商店後。

  有選舉一樣怕感染

  這一波社運由反修例變成要求民主,甚至針對共產黨,這些高遠的要求也不一定是透過民主選舉就能夠解決。對很多國家來說,就算已經實行了普選制度,他們還關心一旦反對者感染到當訴求未獲滿足時,會以暴力作為爭取手段的做法。當這種做法一旦發生,政府是否可用合法武力鎮壓呢?從這些國家的立場,愈是實行投票選舉,愈付不起武力平暴的代價,面對激進抗爭的能力會不會可能愈脆弱?

  政經名人說,台灣總統蔡英文至今為止,選情一直受香港社運撐持,可能成為最大贏家。然而,從台灣政治來看,雖然當地早已實施全民普選總統,政黨輪替,然而,輪來輪去民生不見得有改善。部分民眾開始覺得由兩黨對壘不過等同輪流分食政治利益,一旦當地民眾要像香港示威者以暴烈手段提出訴求,政府真的能夠應付嗎?

  本地為期五個月的社運,令原本相對昇平的香港變成一片混亂,這甚至是很多國家和官員事前沒有想像到的。他們覺得香港有中國大陸在背後作為穩定力量,尚且變成這樣,一旦同樣的運動發生在本國,自己又能應付嗎?想到這裏他們就從看熱鬧的花生友,變成心懷戒懼的觀察者,對暴烈的城市巷戰不敢大拍手掌。

  暴力失控事前難料

  很多支持今次社運的人,最初都未必想過事情會發展到今日失控的地步,現在就算想回頭,有點不知如何調整想法。作為外國政府和官員,想法會較抽離和務實,當見到連台灣都開始把學生撤離,香港的社會運動,又能夠在打砸中繼續走多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