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不少大學校園陷入失控狀態,成為暴力堵塞幹道的陣地和警方口中的「兵工廠」,部分校園甚至遭蒙面黑衣人「接管」,莫說校方無力制止違法暴力,連學生會都已沒法控制局面,如情況維持下去,校園與周圍道路將愈來愈高危,後果堪虞。

  中文大學連日成為戰場,包括學生在內的黑衣人與警察激烈衝突,催淚彈和汽油彈橫飛,校方前晚發聲明,譴責暴力及違法行為之外,指中大必須按照既定守則及法例維護校內及所有員生安全,呼籲各界人士給予中大時間空間,盡快恢復秩序及安寧。昨日的情況卻顯示,隨着時間的過去,校內情況不但沒有改善,更加正在惡化,校園已完全陷於失控狀態。

  前晚中大校長段崇智與警方談判,願意安排學生退出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二號橋,換取警隊撤退,而校方承諾由保安把守,不讓學生在橋上向吐露港公路擲物。但黑衣人與學生根本不聽,令校長的諾言變成空談,吐露港公路至昨日仍然因受墮物威脅而全線封閉,加上鐵路受破壞,數十萬新界東居民被剝奪了正常交通的權利。

  黑衣人接管大學管理

  中大學生會回應質疑時,竟說前日「二號橋前線不了解中大同學想法」,顯示控制二號橋的黑衣人主要不是中大學生,行動已由校外激進人士主導。學生會又指有「校外手足自發」於中大出入口檢查出入人士,稍後安排中大同學輪更,等如披露檢查站也是由黑衣人把持。

  更令人吃驚的,是連中大校巴都是由黑衣人駕駛,他們美其名是「協助學生」,其實已經奪得校園的控制權,甚至以校園作為汽油彈工場和練武場所,並在大門外築牆準備與警方決戰。中大校園淪陷,校方已無力「光復」,要通知居於校內的員工宿生,因人力物力所限,未必可以提供全部所需支援。換言之,當連超市貨車都被黑衣人拒進校園,校方再沒能力提供食物予留宿者。

  校方無力收拾爛攤子

  其他院校亦或多或少出現類似現象。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高層到黑衣人聚集點,促請他們守法,遭黑衣人粗言「問候」,也不知校內有多少黑衣人是學生。浸大黑衣人除了堵路,還在校園內大量製造疑似汽油彈,由於附近交通受阻,浸會醫院有一成半的預約病人無法赴約。理工大學也成為了「鬥爭」基地,黑衣人堵塞紅磡海底隧道出入口,並與中大一樣,在校園出入口築牆「禦敵」。城市大學校方則乾脆呼籲所有員工撤離校園,學生也要離開宿舍。

  大學管理層無力維護校園一帶的公眾安全,制止不了校園被利用來癱瘓附近交通,連校內員生的安全都保障不到,出現「撤僑」、「逃亡」事件,基本上已處於無政府狀態。

  法院前晚應中大學生會會長申請禁制警方進入校園,指出法例容許警方有權這樣做。警方並不熱衷於「進攻」校園,以免造成嚴重傷亡事件,但激進學生打起「護校」的旗幟,招來大批黑衣人來援,結果令校園淪為「黑衣領土」和「軍火庫」,安全風險與日俱增。校方和當局必須急謀對策,果斷行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