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全港大三罷」踏入第五日,持續多月的反修例爭議,演變為大學校園內的佔領式抗爭,中文大學校園陷入「無政府狀態」,被大批不知名的黑衣蒙面示威者盤踞,把校園化為抗爭堡壘。示威者通宵扼守二號橋及大埔公路,嚴防警察「攻山」,又在校門外設立主要檢查站,核查出入者身分及搜查隨身物品,有人更進入校內餐廳自行煮食,擅自駕駛校巴運送學生上山,似有準備長期抵抗。

  中大校園經過連日衝突,校園已儼如佔領的社運前線,校內並非所有人均為中大學生及舊生,同時有其他院校,甚至普通市民入內聲援。警方周二晚撤出中大二號橋後,校園即被不知名黑衣蒙面示威者「接管」,陷入「無政府狀態」,不見任何職員及保安,僅有少數物業管理處職員巡邏;昨傍晚六時傳出警察附近布防,示威者陸續穿上裝備,氣氛一度緊張;有新亞書院校董到場調停,希望示威者結束佔領,學生會亦召開全民大會,與學生討論未來行動。

  中大校園依山而建,易守難攻,記者進入校園之時,除了二號橋外,港鐵大學站、崇基門、四條柱正門等被示威者所駐守。示威者「接管」中大後,凌晨過後設立「檢查站」,用木板設立「CU入境」關卡,由勇武派示威者防守,起初每名進入校園的人都要出示學生證及進行搜身,以防範警方臥底。在學生會及前線協調下,改為檢查帶進校園的物品。

  昨晨六時許示威者闖入吐露港公路,喝令企圖衝過路障的駕車者掉頭,並架設路障,有司機出言指罵,示威者即向車輛投石喝罵;未幾更扔汽油彈燃燒路障,部分人被逼下車,步行至大學站轉車上班。無線電視攝影師拍攝期間,被逼令交出攝影機記憶卡,最終為求自保妥協交出。

  示威者隨後鋸斷路邊大樹作路障,又扔汽油彈設立「火牆」,消防員多度到場滅火,但離去後大火又起。科學園路一度解封,但現場滿布鐵釘,示威者昨午三時許再度「快閃」設置路障,防暴警察到場清理未幾,示威者旋又重設路障,路段交通至深夜仍未恢復。

  至於留守校園的示威者,將校園「大變身」,康本學術園、夏鼎基運動場、嶺南運動場成為露宿之地,健身室變成「戰地醫院」,有醫學院畢業的公院醫生及教授,駐場救助傷者。崇基飯堂則二十四小時開放,有示威者更自行進入廚房,炸薯條、煎蛋充飢。校園內交通癱瘓,有校巴被噴上「暴大自由號」運送學生,自稱「手足」的司機駕駛校巴,至於有否駕駛執照,卻無從稽考。

  被警方形容為「兵工廠」的中大,示威者在校園路旁以油、麵粉、糖等製造汽油彈,有人以竹枝築起可投射汽油彈的羅馬炮台,有持弓箭示威者在前線駐守。為防止警方及水炮車快速進入,有磚頭堆成半個人高的圍牆、以龍門、水馬、梳化等雜物堆成的路障,儼如戰陣。雖然港鐵停駛,有人仍徒步進入校園聲援,有人駕車堵塞校內主要道路,亦有示威者以共享單車組成運輸隊,將物資源源不絕,送進校內。

  對於校園被示威者「佔領」,中大僅回應指鑑於最近嚴重事件,書院及部門因人力和資源所限,未必可以為留在宿舍的教職員生提供全部所需支援,但會協助希望返家或離開校園的教職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