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誰在“抹黑”騰格里沙漠

那些黑色的液體埋得不算深,有人說,用棍子輕輕一戳,它們就能從黃色的沙土地里流出來。官方通報顯示,最淺的地方距離地面隻有20厘米。

但是,直到14年後,這些秘密才終於被翻開。近日,有環保誌願者曝光,騰格里沙漠邊緣出現大面積汙染物,11月10日,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人民政府網站發布通報顯示,汙染場地系1998年-2004年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簡稱“美利環保”)將美利紙業產生的部分造紙黑液傾倒所致。目前,寧夏和生態環境部也分別成立工作組趕赴中衛市,調查督促汙染整改工作。

地下埋的黑液。尹海月/攝

傾倒地位於寧夏中衛緊鄰沙坡頭國家自然保護區的美利林區。據官方通報,在美利林區共發現14塊汙染場地,總面積約12萬平方米。盡管林區內人煙稀少,但在其中居住和工作過的人仍感受到黑液的威力:林區內一位居住25年的住戶稱,2004年,家里種了3年的74畝蘋果樹被黑液泡死,“路上都是臭水。”負責林區治安工作的李大慶(化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他聽說此前陸續有黃羊因陷入到被汙染的沙地中而死。

11月11日,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清挖現場發現,傾倒點已被清理組挖到幾米深,仍有黑色液體從地下滲出。這些液體氣味刺鼻,聞後讓人有嘔吐感。

11月11日,寧夏中衛美利林業沙漠汙染現場,大型挖掘機在現場進行挖掘清理。尹海月/攝

自稱在美利環保擔任過環保車間主任的王強(化名)告訴記者,曾有職工被黑液燙到,下半身失去知覺。

這些刺鼻的黑液最終卻流入林區,滲入沙漠。王強說,此舉在當時廣為人知。按照正常流程,黑液應進入到美利環保的回收池中進行處理,但他那時的工作恰恰是防止黑液流入回收池。

王強見過那些傾倒黑液的一輛輛油罐車進入林區,“二三十輛車,晚上排隊拉。”傾倒點為當時美利紙業為建林修路而挖的大坑。

作為美利紙業下屬子公司的一名司機,李大誌(化名)在2004年頻繁開車進入那片林區。根據官方通報,那是最後一年排放黑液。李大誌每天的工作是拉著挖土機去林區挖坑修路,同在沙漠里的還有一輛輛拉黑液的罐車。他眼見黑液被倒進鬆軟沙土。如今回想起來他還向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感慨,“真是一個龐大的工程”,當時,他沒有戴口罩,也不記得有什麼味道,隻看見白天黑夜很多車輛在沙漠里來來回回。

11月11日,航拍清汙現場堆放的被清出的汙染物。尹海月/攝

據李大慶回憶,有些黑液被直接澆入沙土,使道路硬化,以降低建林修路的成本,供車輛駛過。隨著速生林建成,黑液又混合黃河水,被抽調到山上,用以灌溉林區。記者在現場發現,在臨近汙染處的道路上,黑色物質混於土中,肉眼可見。

後來,李大慶帶著環保誌願者到此查看,林區內12萬平方米的汙染才被人發現。

記者發現,14塊汙染場地分布於美利林區西角。這里距市區16.5公里,村莊距離此處較遠。按行政區域劃分,排汙地屬於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區域。

有媒體評論稱,這意味著,企業其實深諳環保執法跨區難的現狀,靠著種種伎倆規避監管。

在被發現有排汙問題之前,美利紙業在當地被視為能帶來希望的單位。一位已居住40多年的村民看來,造紙廠提供就業機會之餘,造紙廠還會回收稻草,給農民錢。

鼎盛時期,美麗紙業的員工數量有1.7萬名,王強記得那時月工資800塊,找個對象都很容易。

彼時,被譽為“把造林、治沙、扶貧結合起來”的“林紙一體化”工程還飽受讚譽,時任董事長劉崇喜提出,從2001年始,用5年時間投資40億元,營造50萬畝速生楊木林基地,建設年產30萬噸製漿生產線,年產41萬噸造紙生產線。

兩年後,300多台推土機在兩個多月時間里推平了千餘座大小沙丘,開始營建速生林,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路在沙漠中排列開來。

全市投入到這場建林運動中。老員工朱全明回憶,當時每個職工至少分到200株樹苗,在春季一個月內播種完。速生林防風固沙明顯,以前,沙漠就在縣城邊上,速生林將沙漠逼退了數公里,“我們對這片林子情有獨鍾。”朱全明說。

然而,速生林用水量巨大,朱全明告訴記者,栽種速生林成本過高,企業面臨資金鏈斷裂,如今的速生林已不允許采伐,“速生楊的壽命就十年,不采伐,它就開始慢慢死亡。”

記者在現場發現,林區內不少速生楊已變得矮小、枯萎。十幾年前,這片林區幫助中衛人抵禦風沙,十幾年後,這里因汙染問題、過高的栽種成本再次面臨何去何從的命運。

10月21日,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對進行黑液排放的美利環保正式立案調查。

然而,十幾年來,產生黑液的美利紙業幾經變更。2006 年10 月,美利紙業更名為中冶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2009 年 8 月,中冶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更名為中冶紙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紙集團”)。2013 年 2 月,中紙集團被劃轉至中國誠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2015年2月,美利紙業製漿生產線永久關閉,該公司再未產生過造紙黑液。

馬小林稱,目前正在調查當時哪些人參與到黑液排放中,但由於時間久遠,好多人已退休,“有些曆史也說不太清。”

此外,對美利環保參股40%的美利雲也面臨爭議。對此,美利雲官方通報稱,美利雲於2006 年 6 月參股美利環保,美利環保涉嫌環境違法行為則發生在公司參股之前。

針對此次汙染事件相關企業的責任劃分問題,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局長趙鳳山稱,最終結論仍在調查中。

截至11月10日,該汙染場地共清挖固體廢物52700噸袋,均用帶防滲內襯噸袋臨時規範堆存。現場一輛挖土機的施工人員告訴記者,已在這里清理十幾天,為了防止刺鼻的黑液對身體的損害,公司為其配備了顆粒物防護口罩。

11月11日,航拍清汙現場堆放的汙染物。

對於黑液排放帶來的汙染問題,沈陽化工大學退休教授、環保誌願者李慶祿接受記者采訪稱,造紙業帶來的環境汙染、地下水汙染最為嚴重,造紙廢液是複雜的有機化合物,在土壤內部進行有機化學反應,產生的環境激素將對當地生物性造成破壞。

此前,生態環境部工作組現場調查督促汙染整改工作。第三方環境治理公司北京博誠立新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具了《應急處置工作的指導意見》,對現場黑色粘稠物質樣品進行采集,送往上海等地檢測。

現場技術人員介紹,經對現場汙染物的ph值、氰化物、重金屬、揮發性有機物等取樣檢測,檢出苯酚等有毒物質,初步判斷為一般性汙染物,最終結果待檢測全部完成後確定。

馬小林告訴記者,目前的清理處置工作已花費400多萬元,全部清理完還需要十幾天的時間。下一步將等待第三方檢測結果,確認是否對地下水造成汙染,製定進一步治理方案,“估計這一次為曆史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馬小林說。

來源: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   作者:尹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