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跑馬地玫瑰崗學校一名中三學生本年四月放學後跟友人打招呼,懷疑不滿遭隨行的菲籍中二生以粗口問候母親,兩人之後發生打鬥。兩日後中三生要求對方道歉不果,反遭對方涉嫌以原子筆鎅傷左面頰,導致臉上留有兩度三吋長的疤痕。菲籍中二生否認一項傷人罪,昨在東區裁判法院受審,他解釋當時並非故意用粗口辱罵事主,只是在練習廣東話,但事主聲稱自己曾遭對方歧視,故不接受菲籍生解釋。

  現已升讀中四的事主蔡澤森憶述,本年四月九日放學後前往巴士站時,偶遇一名相熟同學並跟對方打招呼,隨行的十七歲被告 DELFINO Aramiz Julyan Zita突然以粗口問候事主母親,事主下意識以粗口辱罵被告全家「回禮」。豈料寃家路窄,兩人在巴士站再度相遇,事主質問被告「點解你要鬧我」,但被告不諳中文,在隨行朋友翻譯下解釋:「其實唔係同你講」,惟事主不接受解釋。

  被告其後反指事主以粗口辱罵自己家人在先,事主感到愕然和憤怒,大喊:「係你鬧我先」。兩人遂開始打架,中途有人企圖阻止但不果,事主被打至眼鏡飛脫,直至巴士到站,事主才罷休並離去。

  事主稱,兩日後他在學校小賣部重遇被告,由於事主不善以英文溝通,故邀請友人替他翻譯並傳話,質問被告為何兩日前在巴士站動粗。三人和其餘同學移師到更衣室進行談判,事主要求被告主動道歉,但被告居然露出一副囂張的表情,友人勸說:「咪理佢喇,佢傻X」。兩人其後離開更衣室,無意間再發生碰撞,被告先推開事主,用右手在事主左面頰前大力揮動兩下。被告感到有東西劃過臉部,形容過程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當下並不感到疼痛,也看不到武器,只在面部感到遭一些冰冷的物件劃過,事主在同學的告知下才知道自己的左臉淌血。

  事主在辯方盤問下承認,他雖於香港出生,但十五歲前一直在內地接受教育,故此英文能力較遜色。辯方解釋,被告四月九日並非故意對事主說粗口,他當時只是和同行友人練習廣東話句子,惟事主不接受解釋,因為被告曾經歧視他。辯方又質疑,事主一早部署好聯同其友人,在更衣室內欺凌被告,事主否認。

  案件編號:東區刑事一五二七——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