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把博物館以「島」相稱,必定有其驚人之處。位於德國首都柏林的世界文化遺產博物館島(Museumsinsel),便由六座重量級的藝廊和博物館組合而成,內裏各自收藏了不同國家、時期的珍品,而隨着最新作詹姆斯西蒙畫廊於7月落戶島上,博物館島可說完成了一幅歷史和藝術拼圖。

  藏量驚人的博物館,往往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般教人大開眼界,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是其一,至於德國的代表,則定要數柏林的博物館島(Museumsinsel)。這個位於市中心施普雷島(Spreeinsel)北端上的龐大博物館建築群,在博物館林立的柏林市內一直是最閃爍的藝術明珠,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它,早在十八世紀末時已被當時的普魯士國王弗德烈威廉二世下令興建,隨着島上首座博物館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於1830年建成,這幅宏偉的博物館拼圖正式展開,及後到十九、二十世紀期間,柏林新博物館(Neues Museum)、舊國家畫廊(Alte Nationalgalerie)、博德博物館(Bode Museum)及佩加蒙博物館(Pergamon Museum)等等逐一落成,當地也成為德國的歷史藝術重地,直到今年7月,當全新的詹姆斯西蒙畫廊(James Simon Galerie)盛大開幕,博物館島亦終於完成最後一塊拼圖。

  我作為博物館的愛好者,月初趁柏林圍牆倒下三十周年到訪當地,也專誠抽時間到博物館一遊,只是博物館島實是巨大得叫人咋舌的藝術寶庫,要仔細觀賞,絕對得花上兩、三天時間,我這次用上一整天,也僅能完成柏林新博物館、佩加蒙博物館和詹姆斯西蒙畫廊,其可觀程度可想而知。事實上,當我越過橋梁來到島中,感覺即如登臨藝術殿堂一樣震撼,特別是沿橋梁步至兼作為博物館入口和售票地的詹姆斯西蒙畫廊,看到這座由英國名建築師 David Chipperfield操刀的沙白色梁柱建築,竟予人點點希臘神殿的影子,走進其中,有通道貫通新美術館和佩加蒙博物館的大堂,建築設計也簡約洗練,相對於島上其他古老的博物館建築,可謂帶來時尚新貌。不過最值得留意的,還是各個博物館中的珍品收藏,像在小巧的詹姆斯西蒙畫廊內,便正展出名為《Man am Leber》的雕塑展覽,內裏各種栩栩如生的作品,詳細介紹了二百年來雕塑工藝的演變。

  不過更精采的,還是柏林新博物館和佩加蒙博物館,前者主要展現埃及的歷史文化,地面層擺放的多座古代棺木和木乃伊固然看得入神,樓上珍藏着由德國考古學家發現的古埃及王后娜芙蒂蒂(Nefertiti)像,更屬鎮館之寶,此公元前1340年的三千年古物,容貌優美之餘,連輪廓膚質都極之傳神,工藝巧奪天工,將當世埃及第一美人的神采描繪得巨細無遺,至於以古希臘、羅馬、古代近東和伊斯蘭藝術為主的佩加蒙博物館,同樣看得人瞠目結舌,看着土耳其的希臘時代建築Miletus市集大門,或是《聖經》中尼布甲尼撒王時代的巴比倫建築伊希達門(Ishtar Gate),能完整地放置入博物館室內,感覺就像回到數千年的古文明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