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說當下是影像的世代,我們接收訊息總倚靠互聯網。我們所觀看的世界也濃縮至電視,甚或手機的小小屏幕。在如此時代,影展便更顯難能可貴。當一部部經典作品在眼前的大銀幕上重演,拉長了時間的痕迹,教我們深感影像的力量。近月有不少歐洲的影展與放映,給予我們喘息的機會,以更悠然的姿態來品味影像的質感。好像《香港法國電影節》、《柏林藝術節》與《Festival de Cannes Film Week》等,如同流轉的盛宴,展示電影的明媚風光。

  談起電影的文化,法國自有悠久的傳統,淵源深厚。作為電影的起源地,法國在電影歷史中一直扮演重要且獨特的角色。不管是從早期建立寫實主義的電影風格(如雷諾亞等導演),或突破電影形式的法國新浪潮,及至今天法國電影仍具作者風格,在世界電影的發展中大放異采。每年一屆的《香港法國電影節》,在今年迎來第四十八屆,是本地最歷史悠久的影展之一。電影節每年引介新的作品,讓本地觀眾一睹別樹一幟的法式風情。

  好像今年仍有不少精采的法國電影新作,除了引人入勝的劇情片,亦見一些喜劇,以輕鬆幽默的手法展現人生百態。好像今年康城影展的閉幕電影《The Specials》,敘述協助自閉症兒童的非牟利機構如何以非傳統方式合作,重現主流以外的群體世界。另外,本屆電影節也選映不少溫馨之作,在分崩離析的亂世中給予光明與希望。好像《翻撻法蘭妻》(《Love at Second Sight》)描述平行世界的幻想,《The Truth》則由法國國寶級影后嘉芙蓮丹露主演,在片中同樣扮演影壇巨星,帶有自況的意味。電影節中更展映了不少紀錄片與動畫,多元的種類更顯法國電影不止息的活力。

  除了新作,電影節亦一如過往,特設回顧部分,並以專題模式開展。適逢今年是法國電影新浪潮(下簡稱新浪潮)六十周年,因此本屆《香港法國電影節》將放映新浪潮的經典作品,並特設展示新浪潮電影劇照的攝影展。香港法國文化協會總監Jean-Sébastien Attié提到,早於數年前起已開始舉辦活動,如放映等,以迎接六十周年。他說:「這是對法國電影來說重要的時刻,也能見證法國文化的特質。法國電影新浪潮即使至今仍然對全球的電影影響深遠。」因此,在新浪潮六十周年的重要時刻,他特意籌備了一系列的活動,更搜集了一批《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雜誌的原版,帶到香港。

  「《電影筆記》是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起源,不少新浪潮導演如查布洛與伊力盧馬等,也曾擔任雜誌的編輯。因此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搜集雜誌,希望能展示這段重要的文化歷史。我們更帶來一些英譯版本,可讓香港的讀者更深入認識法國電影與其歷史。」最重要的回顧展部分,所選映的經典作品大多經過修復,好像攝影展開幕當日所放映的《女人就是女人》,由尚盧高達於1961年拍攝,影像如今仍顯鮮活,重看也無過時之感。還有如《四百擊》、《祖與占》、《斷了氣》等經典作品,即使時日已過甚久,影像的魅力仍能繚繞不散,亦因修復而更顯清晰動人。如Jean-Sébastien Attié所言,如今重看法國新浪潮的作品,能從其時代精神中攝取養分,面對當下的時代。

  配合回顧展的劇照攝影展《法國新浪潮六十週年──Raymond Cauchetier電影劇照展》,由Boogie Woogie Photography創辦人范麗莎及Xavier Mahé策劃,展示攝影師Raymond Cauchetier所攝的劇照。他們不約而同談到,Raymond Cauchetier由戰爭上的紀實攝影師轉為拍攝電影場景,仍顯獨特的匠氣。「他所拍攝的,不但捕捉了電影的重要場景,更延伸至鏡頭以外,拍攝製作中的過程。他的攝影作品讓人更全面地了解法國新浪潮,也能感受當時的時代氣氛,尤其是新浪潮所象徵的自由與熱情。」看着牆上一幅幅劇照作品,儼如置身上世紀六十年代,能感受新浪潮的熾烈氣氛,奔馳於時代之中。

  除了《香港法國電影節》,由《康城電影節》主席Pierre Lescure、《康城電影節》總代表Thierry Frémaux,與K11 MUSEA策劃的《Festival de Cannes Film Week》,選映了六部在《康城電影節》屢屢獲獎的作品。《康城電影節》無疑是見證法國電影發展的重要平台,從1946年創辦迄今仍是世界電影的至高殿堂。是次以《康城電影節》為主題,以此作為鏡子,折射世界電影的面貌。好像著名的比利時導演戴丹兄弟執導、榮獲康城影展中最佳導演獎的《Young Ahmed》,以寫實風格探討阿拉伯裔的穆斯林少年經歷,從電影窺探遙遠的世界,瞥見另一種現實。

  大館《柏林藝術節》也同樣選映經典的德國電影,如《藍天使》、《疾走羅拉》與《柏林穹蒼下》等,展現德國電影的重要脈絡。

文:蔡倩怡 部分圖片:黃頌偉、《香港法國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