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站出來指控皇家騎警性騷擾的前女警卡爾(Krista Carle),因去年7月自殺而無權分享1億元的集體訴訟和解金。卡爾的家人怒斥負責審查個案的人員無能和麻木不仁。

雖然卡爾準時提交索償申請,但負責評審索償個案的機構,卻無法在她去世前完成評估,因此不受理她的申請。

卡爾的兄弟凱文(Kevin Carle)認為,由於管理索償申請的機構無能,沒有及時處理卡爾的個案,導致卡爾的家人無法獲得應有的賠償。

卡爾是卑詩省蘇克(Sooke)居民,她是首批公開指控騎警普遍存在性騷擾和欺凌問題的警員。她本人曾遭到另一名警員性侵犯,並在警隊內忍受多年的欺凌。皇家騎警前總長鮑爾森(Bob Paulson),在2016年向遭受欺凌及性騷擾的現任和前任女警道歉。聯邦政府同時亦同意撥出1億元,作為兩宗集體訴訟案的賠償金,參與訴訟的女警指,她們因性別或性取向而遭到歧視。

索償個案在2018年1月初開始交給一間獨立的評審機構處理。

在卡爾死後一星期,凱文收到個案負責人巴斯塔拉什(Michel Bastarache)的來信稱,雖然卡爾準時提交申請,但由於他們有大量個案須要審查,因此無法在卡爾死前完成審查。

更指家屬不能提上訴

巴斯塔拉什又指,由於卡爾已離世,她的個案不會得到處理,而這是最後決定,家屬也不能提出上訴。

凱文之後向聯邦政府申訴,希望當局可以特別處理,考慮到由於個案延誤處理,導致卡爾的一對19歲和21歲子女無法獲得賠償金。不過,聯邦政府卻稱,他們在此案上沒有酌情權,也無法推翻個別案件的決定。凱文說,家人沒有錢打官司,他只是希望有人肯主持公道,但這些人卻無動於衷,對於個案延誤處理,連一句道歉也沒有。

巴斯塔拉什不接受訪問,他的辦事處職員稱,該機構有大量索償個案要處理。根據該機構網頁的資料,目前已有超過3,100人提出相關的索償要求。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