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香港人對日本的飲食文化情有獨鍾,但對清酒的了解,卻也許未如對拉麵及廚師發辦來得深入。「很多人嘗試用葡萄酒的概念理解清酒,其實兩者的香與甜不盡相同。」年輕的「Sake Moment 敬酒」店主汪廷謙(Chris)娓娓道來,並向記者推介以下四款日本清酒,藉此講述背後文化和歷史。

  別以為Chris架着一副時髦的金絲眼鏡,年紀輕輕,對清酒的認識不會深厚。「我的姨媽很多年前嫁去日本,所以我小時候有機會常到日本不同的酒造見識,甚至了解他們的釀造過程,自此我對日本文化有了濃厚興趣。」眼前的年輕人說話謙遜而認真,原來他是祥益地產創辦人汪敦敬的兒子,也是一名畫家,最近為了開店努力鑽研,增添了唎酒師的身分。

  清酒文化源遠流長,究竟如何在小小店內,把深奧酒文化濃縮其中?「我集中挑選了日本北、中及南部的清酒,因這些地方的風味對比最強烈,能讓客人邊飲邊學習。」Chris遂分享他的多年觀察,以北部如北海道為例,清酒喝來較辛口,全因北部居民不少以捕魚為生,海鮮多腥味,因此當地人愛喝辛口的清酒清理味蕾。至於南部如佐賀的清酒,由於氣溫較高,果樹較多,清酒會帶有熱帶水果,如白桃、菠蘿等的香氣。

  Chris就像一本會行走的字典,把清酒的文化說得非常生動。他先從酒櫃取出旭神威的純米大吟釀。「旭神威是北海道一家著名酒造,但有一個很傷感的故事,它的原名是『一夜』,由於全球暖化問題,再不能用當地的雪山冰水去萃取發酵米,現在已不是『一夜』的原意了。」他連酒樽的顏色也有考究。「古時名釀的清酒酒瓶都用上藍色,有值得保存的寓意,不過現在好像已沒這意思了。」其後他借日本中部信州龜齡的山田錦大吟釀,指出日本這男權社會中,亦有少數默默耕耘的女杜氏(即釀酒師)。同樣來自中部的澤姬下野純米大吟釀,是少數能加熱品嘗的清酒,且呈現不同的風味。至於來自南部佐賀的鍋島Blossoms Moon純米吟釀,呷來較為香甜,不過由於加入了招牌的微碳酸效果,喝來較為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