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停車場墮斃,全城為之惋惜。然而,隨之而發生的連串暴力事件,特別是昨日蒙面學生被槍擊和市民被放火燒成重傷,最令人怵目驚心。

  城市巷戰 風險難控

  周梓樂在停車場墮下一層樓死亡,引起廣泛議論。首先他為甚麼在停車場出現,究竟是否與近日的社會事件有關?在發現他倒臥在受傷現場後,外界曾一度傳出他是躲離催淚煙失足跌下,後來甚至有傳言他是逃避防暴警員追捕出事。

  隨著停車場閉路電視曝光,現場沒有濃煙或大量警員,他是因為催淚煙影響墮樓的說法靜了下來。視線轉移至救援過程有沒有延誤,包括馳援的救護車有沒有被警方阻攔,按照警方和消防的說法,施救過程基本上沒有異樣,發現不到被阻援的情況。

  為了追查出事原因,停車場管理公司領展發放了大量閉路電視片段,警方和媒體都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去翻看。現時雖然不能完成確定周梓樂的死亡與社會事件有關,但部分激進人士卻採取了更加暴力的方式作為回應,結果卻可能導致更多悲劇發生。

  激進示威者連日四出進行城市巷戰,警方不可能任之妄為,變成惡性循環。昨日發生的槍擊,沒有防暴裝備的警員遇上堵路,與示威者短兵相接。當時他已被一名示威者抱住。近日很多被私了人士都是先被拉倒再被圍毆,在這個狀況下他遇到蒙面人搶槍,決定開槍自衞。事後非建制派議員本着近日針對警方的既有立場,質疑警員做法。

  害示威者 累及市民

  議員批評警員可以有千百個理由,客觀標準就是當警員拔槍,任何人都應即盡量停止行動,這是最簡單的常識。如果示威者這樣做的話,昨日發生槍擊的機會就大減。

  由社會運動發生至今,已經發生三宗警員開槍擊傷暴力示威者的個案。由第一宗開始,非建制派議員都沒有勸止示威人士不要襲擊警員,以身犯險,反而以各種理由激化他們與警方的仇恨,這種做法無疑是把一腔熱血的示威者推向刀鋒。

  非建制派議員對暴力浪潮的偏袒,等如推波助瀾,禍及無辜。暴力示威者漠視法紀,四出破壞社會秩序,近日襲擊不同意見的情況愈演愈烈,最新演變至一名普通市民被人包圍指罵,繼而放火焚身。在暴力示威者失控去到這個地步,議員還出來指責執法警員,其言論是不是已變成指黑為白?這些做法既會誤導示威者,同時是否需要為暴力傷亡的市民負上道德責任呢?

  激進回應 危機更大

  從事態的本質分析,無論周梓樂具體的死因是甚麼,事件與社會運動下出現的暴力風險有限。要煞停這些風險,應該是盡早呼籲公眾遠離違法和暴力,先讓社會恢復秩序。然而,有人在網上借此號召以激進行動作為回應,這些建議明顯和避免重蹈覆轍的目標背道而馳,只會釀成更大的危機。

  社會上的暴力事件不斷,包括不少和理非人士都開始意識到長此下去不是辦法。相比之下,非建制議員對違法暴力不斷顛倒是非,變相等同間接鼓勵,造成的後果是社會秩序大亂、大批熱血的青年人被誤導走上歧途,以至無辜的市民被拖累。縱容暴力帶來諸多的遺害,已非是政見之爭或對政府不滿就可以合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