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五個月的社會運動未止,街頭衝突幾乎天天發生,反對陣營天天要求調查警方。在這個敏感時刻,由監警會邀請的國際專家成員,就公開發表聲明,指監警會權力不足,要求大幅擴權。對監警會和特區政府來說,監警會中期報告未出,內外已形成相交施壓的機制。

  報告未出 先戴鋼盔

  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成員、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院院長Clifford Scott教授發表聲明,指分析監警會能力後,認為其權力不足以應付近期事件的規模,提出增加索取文件和取證等權力。教授同時認為,現階段仍可作出中期報告,但下一步應由具必要權力的獨立機構調查。

  專家小組成員的意見,味道有點像自我實現的預言。政壇高人說,早前特首接受電視訪問,提出先按現有機制調查,待中期報告後不排除再做調查。這個說法隨即被反對陣營大力炒作,成為監警會頭上的重壓。如果報告按照反對陣營希望見到的結果發展猶可,否則必然備受質疑,甚至借此發動另一波的暴亂,把責任推向小組。對小組而言,寫報告變成騎上虎背,有辱無榮。 

  監警會國際小組的成員都是頭面人物,珍惜羽毛,有機會就先戴鋼盔是人之常情。正常而言,小組報告未發表,先來事前張揚自己受到的限制,豈非未開口先自打嘴巴。這個說法無疑等如先把責任卸開?

  高人說,現時反對陣營布好了策略口袋,等待特區政府送上門。他們先擺出不接受監警會報告的姿態,不斷質疑其公信力,堅持獨立調查。監警會成員知道日後報告有可能被推翻,很可能就會盡量靠攏反對派的要求作為自保和妥協,在策略上,反對陣營就可以先驅動監警會朝他們要求的方向做調查,然後再以報告不足進一步施壓,全面打擊警隊,成功地以狗尾搖動狗身。

  斬斷狗尾 重掌主導

  本來,狗身重、狗尾輕;狗身是本、狗尾是末,狗尾怎可能搖動狗身呢?只有當狗頭失去了方向,朝着尾巴的方向亂轉,才有可能把狗搞到搖搖欲墜。

  反對陣營聲稱對警方不信任、對監警會不信任,甚至對法庭以至政府都不信任。就算將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要範圍和成員是由政府委任,他們一樣可以不信任。在這種基礎底下,怎樣才能得到他們的信任呢?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得出他們想要的結果。高人說,由這種狗尾指揮的思維去想問題,結果只會走入對方預設的口袋,最終落入死局。如果不想這種被人牽入屠房的命運,就要有另尋出路,斬斷狗尾的勇氣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