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學二年級學生周梓樂在警方驅散將軍澳反修例示威者期間,從尚德邨停車場三樓墮下二樓重傷,經連日搶救無效後不幸逝世,激起本港多區示威衝突。一個大好青年去世,令人惋惜,由於沒有人目擊他墮下經過,各類圍繞他死因的傳言都是只憑推測,沒有實據,須交由死因庭進行抽絲剝繭的研訊,根據實情作裁定。大眾不宜在未釐清事實前妄下結論,切勿讓情緒蓋過理智,把社會推進暴力漩渦。

  一個未來社會精英的早逝,一個家庭未來希望的破滅,社會大眾無論抱甚麼政治立場,都會視為令人痛心的悲劇,大家情緒受牽動是人之常情,但要避免盲目衝動,更不應利用其離世來爭取自己的政治訴求。

  五個月來的反修例風波,有人不斷試圖宣傳「死亡事件」來鼓動反對政府和警隊的怒火。八月三十一日警方在旺角太子站拘捕非法集結人士,由於消防處總結傷者人數與初步點算時有出入,別有用心者硬說成有六人被警方殺害,其後「死亡人數」愈來愈多。九月學院女生陳彥霖離開將軍澳知專校舍後被發現浮屍海面,亦被謠傳為遭警方逼害,引發嚴重暴力事件。

  虛妄傳言絕不可輕信

  這兩個傳言,其一是既無屍體也無家屬喊冤,其二是知專閉路電視片段明顯見到她赤足離校,家屬亦證實她的死是純粹個人情緒問題。故此,有關傳言都顯得極為虛妄,任何人稍肯運用理智,都不會輕信。

  至於今次科大生在尚德停車場墮樓事件,由於事發期間警方正在附近一帶驅趕堵路者,網上就傳出他因逃避警方催淚氣體失足喪生,甚至傳他是被警員推落樓。不過,隨後出現的種種證據和說法,令這些傳言的真確性大大成疑。

  首先,警方指事發當晚施放催淚彈的地點,與尚德停車場天橋頗有一段距離,催淚煙應該飄不到死者墮下的地點。綜合警方當晚行動時序表,警員雖然曾進入停車場,但是在事發前一段時間已經離開。

  第二,根據領展事後發布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事發前後停車場內根本沒有多少人,只看到死者孤身一人以正常步速行走,不像在逃避催淚氣,現場也不見警員。

  待死因庭據事實定論

  第三,有推測指死者可能誤把三樓當作二樓,以為跨過欄杆後是平台,結果墮下致命。由於事發一刻閉路電視正搖拍其他地方,又被停泊的車輛遮擋,未能攝到他墮下經過,故他是否跨欄跳下,仍難確定。

  第四,陰謀論指他不是自己墮下,而是被人推下,尤其閉路電視錄得現場有兩個人在跑。但是,警方就指出兩人衣着與周梓樂不同,亦沒有身體接觸,並斷然否認曾派喬裝警員到現場執勤。

  由於沒有人目擊事發一刻的過程,又欠閉路電視片段,周梓樂如何及為甚麼墮樓,至今仍然沒法確定。在沒完全找出真相之前,不宜妄下判斷,一口咬定誰要負責。警方建議開庭進行死因聆訊,由法庭聽取各方的證據和推論,獨立裁定事發經過,這是公正和理性的做法。

  在這時刻,大家應冷靜等待當局、有關機構和死因庭找出真相,不應作出情緒化的衝擊破壞,為暴力而暴力。本港這幾個月已經飽受折騰,半個月後就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尤其不容暴力升級,威脅選民安全和損害民主選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