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選區議員的建制派惹火人物何君堯遇襲,以及科大學生墮樓在過去兩日持續發酵。由於區選已經啟動,政界直覺反應是這兩件突發事件會否左右選情,以至於令選舉無法進行。

  核心示威者收斂

  何君堯參加區議會選舉,卻在落區期間被刺傷,網上有言論立即質疑他是否自導自演事件。類似的情況若然發生在非建制派身上,相信大部分人就算心中有懷疑,都不會宣之於口,畢竟人家受傷,在無證無據下提出陰謀論,似乎有失君子風度。比較正路的反應,是關注暴力的氣氛,會否對區選產生負面影響。

  區議員拉票受襲,在風平浪靜的日子必然是大新聞。在過去幾個月,社會濫暴成風,不少無辜市民被毆打,乖風造成的負面影響之一,是大家對暴力的容忍度似乎增加不少,罵過幾聲之後又有點不了了之的感覺。至於區議會選舉的進行會否受到影響?有研究這方面問題的觀察家就認為以當前形勢,機會還是不大。

  今次區選在高度政治化和暴力氣氛下進行,當局一直警告有可能會破壞選舉。然而,觀察家留意到最近雖然暴力情況持續,但參與者似乎主要集中在學生和年輕人,精壯的核心示威者似乎銷聲匿迹。過去,大型的示威在前排都有批非常精悍的參加者,他們似經過訓練,非但身手了得,而且耐打力很高,不排除受過技擊和武術培訓。相比之下,現今蒙面打人的暴徒雖然很靈活,但身形和力量都遜於這些精壯猛男。由此估計,幕後推手有可能稍為收斂。

  利勇武素人吸票

  選舉觀察家認為,按照選舉安排和官方早前的言論,不傾向推遲或押後選舉。若然在選舉前沒有大型暴動,當日就算有個別地區投票受影響,估計選舉仍會繼續進行。

  假如選舉繼續進行,像何君堯或者科大生墮樓會有甚麼影響呢?觀察家估計,這些突發事件基本上會推高投票率,由於新選民以年輕人居多,他們登記後是否投票仍有變數,如果突發事件誘使投票率偏高,這對非建制派相對有利。從文宣角度,相對反政府陣營會不斷製造各種議題,維持政治熱度,在選前最後一個星期再推到高峰。

  現時非建制派主要由傳統泛民和勇武派結合。勇武派也聯同和理非參與,當發生抗爭引起的突發事件,拉動投票情緒,選情上會對勇武派有利。他們現時很多勇武以素人包裝出場,如果未來幾個星期不斷發生摩擦和各種事件,他們的吸票能力不能低估。

  建制動員反暴力

  從建制角度,就算發生何君堯遇襲,暫時看不到會誘發流選,如果說要有正面作用,只能說是引起了公眾對暴力的關注,和陣營內的敵愾同仇。觀察家認為,他們能夠做的只是盡量維持鐵票,以及動員一些對社會不安有反感的市民出來,保障自己應有的票數不流失。期望在穩守原有陣地之下,抵擋住對方攻勢,比期望西線會突然無戰事現實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