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筆名「藥劑絲」真的是「萌達達」,寫稿時我本來備受牙肉腫痛困擾,看見這個玩食字玩得如此啜核的境界,即時有藥到痛除之效!

  作者是中文大學藥劑學學士及臨牀藥劑學碩士,現職醫院藥劑師,寫本書目的是用「地球語」把藥物知識帶給讀者。由於是九十後關係,這位專業人士習慣流連網絡世界,自稱「藥劑絲打」,這是她網上品牌「藥劑絲」的來由……

  對照我的人生經驗,兒時的藥房是一個非常忙碌的地方,每一個區都有一家龍頭藥店,深水埗有一家六、七十年歷史的西藥房,據聞是某著名歐洲咳藥水的代理,我的家人有傷風咳的話,一定堅持搭幾個站巴士去這家大藥房買咳藥水才得安心,可以想像這家深水埗大藥房幾旺丁旺才。不過,論「墟冚」程度還不及在旺角一家中西藥兼備、已淡出的香港藥店翹楚,這裏有穿白袍的專業西藥劑師,也有中醫中藥,店內最大特色是頂上架設好多條軌道的「飛單」機器,不同部門櫃位賣出貨品之後,收到錢便經此空中系統傳送到帳房,再由帳房開單及找錢。

  該藥店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擠滿人,簡直水泄不通,地下一片喧嘩如港式武打片般熱鬧,頭頂那個「飛單」系統呼嘯而行,則有如《星球大戰》場面,小時候的我跟大家入去光顧,就好像進入了影城荷里活一樣。我有位親戚在這大藥房任職,不知他是否正式取得藥劑師資格,但總之當家人出現一些不嚴重的小毛病,例如皮膚、牙痛、肚瀉等,都去找他開藥。從來不知藥房的運作細節,只覺得場面似打仗,本書正好補充我童年對藥房認識的空白。與此同時,我找到關於藥物道德的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山寨仿製藥的道德基礎。

  藥,是救急扶危之物,不過,開發一種藥物需要很大資金投資,而且回收期很長,於是藥賣得很貴,對於整個人類社會而言,這是對生命的不公平,是貧富懸殊的表現,究竟藥可不可以賣得廉價一點?印度於1970年通過Indian Patent Act的印度專利法,當局不再給予藥物專利保障,允許自家藥廠仿製外國的藥物,從此,印度仿製藥經濟蓬勃,是為全球最大的仿製藥生產國,利人更利己,印度仿製藥惠及其他發展中國家,令很多原本負擔不起正藥的窮人也得到了醫療。作為香港人,我們奉行法治精神,重視知識產權,對印度的仿製藥產生很大的矛盾,究竟我們應該反對還是支持呢?作者提出的見解是,可以「雙軌」並存,即是讓市場既有正藥和仿製藥的銷售,等如你有錢就買名牌,不過,要保暖又無高消費能力的話,買無品牌亦可。

  這個世界發展得很快,大家不要太過固執,想一想,有病服用印度仿製藥,藥到病除;有事聯絡用國產手機,平、靚、正,信息必達;如此境界代表文明進步,值得提倡。

  說回我的童年回憶,我那位在藥房工作的親戚,每次都送給我一些喉糖「滋潤」一下,如是者我以為喉糖就是糖的一種,與水果糖、朱古力糖、啫喱糖、大白兔糖沒甚麼分別,閒來一顆還可有潤喉作用。作者藥劑絲對此有甚麼專業意見呢?「一直覺得『喉糖』這名詞有點誤導性,『喉糖』聽起來毫無殺傷力,如小孩吃糖果般,可閒時當糖食、潤潤喉。但事實上,『喉糖』當中也有藥物成分,不應過量服用。」原來如此,好在我一年去不了多少次藥房,所以沒有過量服用喉糖的機會,事實上,我亦不太喜歡喉糖的味道,苦苦澀澀的。

  書中指喉糖主要成分含局部麻醉劑,含服此類成分的東西會令舌頭出現麻痺感,這可能是令我覺得「不好味」的原因。作者特別溫馨提示,由於含服喉糖暫時影響舌頭的感覺,「所以不應立刻進食熱食或飲用熱飲,以免燙到舌頭也懵然不知!」

  吃了那麼多年喉糖,不看本書不知是有秘技的︰「要令喉嚨這局部位置發揮作用,患者應置於口中含服,讓藥身在口腔內慢慢融化,不應直接吞服。含服喉糖過後,也不應該立刻進食……。」

  不過,本書沒有介紹牙痛藥,看完書之後可能藥力消除,唔得啦,要去藥房買劑止痛藥,齋睇書是不會止痛的,請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