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的街頭社運近日再出現變形,大型事件減少,但個別暴力行為升級,有點呈現失控,一個癥象是私了持續,而且受害人傷勢日趨嚴重。像周日有泛民區議員在太古城中心被人咬掉耳殼,行兇者被人圍毆,兩人傷勢嚴重,過程非常血腥和不文明。最令人側目的是,在這股歪風下,有學者公然為違法傷人提供學術根據,公然煽動圍毆打人的暴行。

  為私刑穿學術衣冠

  今次社運特別之一,是由過往的和平變成暴力,而且不斷升級,逐漸發展成無差別毆打平民。這些場面往往是以眾暴寡,一批精壯黑衣面罩黑女痛打個別市民,這些違法毆打被稱為私了,實際這個說法已經美化了暴行。這些私了並不是一般不經政府或執法單位自行解決糾紛,被私了者往往沒有選擇下被人痛打,然後冠以一個罪名。大幫人按自己的判斷打人,豈止是了斷糾紛,其實是濫用私刑,為所欲為。

  示威激進人士打人、甚至剝人衣褲予以凌辱,有圖有片,清楚不過,可以想像如果由這些人管理社會,市民大眾會有甚麼待遇。本來,這些做法絕不應姑息。然而,因為煽動違法行為入獄的法律學者戴耀廷,在保釋出來後不甘寂寞,早前就撰文,引經據典為私了戴上學術的衣冠。

  戴耀廷引述了Candice Delmas撰寫的《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提出了要對抗政治潔癖,認為在特定的處境下,抗爭者在符合一些政治標準下,仍可合理地用一些不合法及不文明的方法去爭取合乎公義的改革。他聲稱雖然大部分私了都是難以合理化的……但某種私了行為可以是合理的,背景是有嚴重的官方不當行為,政權使用武力攻擊它的人民或未能保護人民受到其他人的致命暴力攻擊。

  把年輕人推向深淵

  戴耀廷試圖為私了戴上道德和法律的衣冠,卻無法改變暴行禍及大眾的事實。有的士司機被打得重傷入院,有市民被打得奄奄一息,蒙面施襲者究竟是為了伸張他們心中的公義,抑或只是隨機打人,滿足自己的施暴欲望根本無從得知,自然也很難和他說的理論發生聯想。

  以剛發生區議員被咬掉耳殼的慘劇為例,就是發生在一片私了氣氛中。行兇者其後被人狂打重傷,有消息指他是精神病患者。一個精神病人不知受甚麼影響發狂傷人需要查證,但一班自以為公義者執行私刑把他打至半死,這是否與對抗政治潔癖有半點關係呢?

  戴耀廷假學術之名誘人犯法,初時大家以為只是秀才作反,不以為然。但是在他經年累月不斷煽惑下,很多年輕人誤入歧途。從他過往的言行,其言論是不斷升級,先是鼓吹公民抗命,然後把犯禁美化為違法達義。在佔領運動中對影響公眾甚至暴力行為暗加鼓勵。到現在甚至為使用私刑提出理論,這個做法無疑是一步步把年輕人推向暴力的深淵。這些言論究竟有沒有法律責任,也是很多關心暴力乖風的社會人士所注視的。

  虛無公義毀法治

  戴耀廷說得天花亂墜,很多一腔理想的年輕人受影響,甚至部分成年人都被誤導。作為法律學者,為私了張目猶如挖法律的牆腳,如果人人以自己的理據私了,法律和法庭還有甚麼用?然而,當大家見到一個本來尊重法治、理性、和平的社會,慢慢變得充滿暴力和戾氣,市民的生活由平靜變成不安,他口中所說虛無飄渺的公義究竟又有多真實呢?像戴耀廷這類善於以學術包裝,說話充滿煽動性的讀書人,有人會形容為巧言令色,意思是說的話很中聽,姿態和面容都令人覺得友善親切,實際內容卻是把人帶向敗亡和毀滅,從香港社會由繁榮走向近日的混亂,無辜市民紛紛成為受害者,是否正正反映了其理論的邪惡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