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出席香港總商會活動,期間有創業者提到近日經營的困難,事後引起了不少迴響。有中小商戶說起,看新聞知道有政務司司長辦公室助理文書主任懷疑參加非法集會被捕,就相當激動,認為吃鐵飯碗者不知民間疾苦,豈止在上者如是,在公營機構中也所在多有。

  中小商戶對政府高層身邊官員都涉嫌違法抗爭反應強烈,皆因生意已在危急存亡之秋,如果情況持續多一、兩個月,恐怕多年心血就要付諸東流。生意有時就會生命,逝者未必能夠復生,試問怎能不心急。

  政府援助不到位

  他表示,自己的生意有兩、三成來自遊客,自社會運動爆發,遊客數目急降,同時本地消費受交通和暴力示威影響又跌一截,整體營業額少了接近一半,現在每個月都是大出血。經過四個多月放血生涯,已到東拉西補的地步。然而,政府說的援助似有若無,就算有信貸保證,借了都是要還,當天天要聽着示威消息「走鬼」,隨時準備拉閘,試問有沒有信心借錢博落去呢?

  他說,雖然社會有聲音期望業主減租,可惜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如果街暴不停止,恐怕最終都無法逃過結業倒閉的命運。

  生活壓力逼人,中小商戶最無奈是一班同學聚會,座中必然有幾個支持社會運動者。他們自覺是社會的主流,坐擁道德高地,提出很多崇高的道理。原則來說,民主、自由沒有人不擁護、不支持,中小商戶年輕時一樣熱血過。然而,經過多年人生體驗,看到內地的發展,他對只談民主、不談民生的論調已失去興趣。沒想到是自己不爭辯,現在社運搞到頭上來,自己成為付出最大代價的一群。

  有保障不怕攬炒

  中小商戶說,這些很有理想的朋友、同學,不少都是社工、醫護、甚至政府公務員。有時他都很不明白,為何拿公帑的一群不乏反對政府的,所以他看到有司長辦公室助理涉嫌違法,感受會特別深刻。

  不滿政府的人,很多可能都是想社會更公義,有良好的動機。有人說,衣食足、知榮辱,物質有了基礎,就更加追求自由民主等價值,或者收皇糧的人生活有保障,對崇高的價值就更加堅持。不過,對於中小商戶這些掙扎求存的經營者來說,當聽到為了追求普世價值支持攬炒,就難禁生起何不食肉糜的悲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