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專學生陳彥霖死亡,雖然警方相信是出於自殺,但反政府人士卻糾纏不休,質疑她的死因有可疑。昨日,一班學生和黑衣口罩人再包圍知專校長王麗蓮指罵,令她受驚要接受治療,期間還被抗爭人士包圍。有教育界指出,知專是職業訓練局屬下的專上學院,現時學校出事,院長備受壓力,局方以至政府是否應該出手平亂呢?

  死者已矣 砌詞生事

  社會運動發展至今,出現了一個有被告、無原告的怪現象。像太子站被指有死人,然而,至今未見有死者身分或家屬出面。陳彥霖之死是太子站死人事件的升級版,陳同學被發現浮屍海面,警方調查後從閉路電視看到她放下私人物品,赤腳走向海邊,認為事件無可疑。然而,由於過往她曾參與過一些社會運動,於是有心人開始營造她被害的謠言,繪形繪聲地作出指控。

  死者已矣,不會走出來作證,然而,陳同學的母親早前接受訪問,表明對女兒死於自殺沒有懷疑,還強調希望公眾還死者和家屬安寧。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息,雖然死者母親出來接受訪問,令事態一度平息,但生事者隨之把矛頭指向陳同學生前就讀的知專,多次質疑校方刪改閉路電視片段,還先後鬧出破壞學校和包圍校長的事態。

  在今次的死人事件中,知專態度從來比較溫和,沒有拒絕過學生或社運人士提出公開閉路電視的要求,同時還要求盡快召開死因庭。然而,生事者仍然不停不休,針對學校管理人員。有教育界指出,或者學生或社運人士期望透過施壓,再製造中大「段爸事件」,把知專院長變成指控警方的刀手。

  惡意包圍 消費不幸

  然而,港專死人事件比中大學生指控警暴的單方面證控還要薄弱。到目前為止,除了質疑片段不暢順,懷疑有刪剪過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指陳同學的死與警方有關。學生和社運人士惡意包圍知專校長,完全是牽強和不合理的。

  自社運爆發以來,中、小、大學生積極參與,學校普遍不敢噤聲,變成學校的管理層怕了學生,有理說不清。學生蒙面築人鏈、示威罷課,學校固然不敢阻止,有學生襲警被槍擊,學校還要提供支援。教育界指出,大學以學術自主作為理由,拒絕政府介入,然而,其他院校不是大學,從架構和權力上都與政府有從屬關係,政府對應管的事不管,於是變成學校的管理層人人自危。

  陳彥霖的死屬於不幸,部分學生和社運人士硬把她的離世套在自己的解釋和政治框架,完全是消費離世人士和她的家屬,這種行為本來極為可恥,但當沒有人出來指責這種喪失道德的行為,變相就鼓勵了他們的橫行。

  各自為政 難彰正義

  任何指責都必須有明確清楚的證據,子虛烏有的指責不是為非作歹的理由。知專是否應該讓學生繼續以似是疑非的理由就不斷生事?當局在校長陷入弱勢,進退維谷下任由事態自行發展呢?小學教科書都有一枝竹會易折彎、幾枝竹一扎斷折難的寓言,政府本來就有足夠的公權力去維持社會的穩定,只是各自為政,才令到近日出現了正氣不彰,歪理橫行,年輕一代被誤導入歧路的亂象。